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总裁,小宠妻 > 第97章 误会重重(作者:小蜜蜂)
大总裁,小宠妻 《大总裁,小宠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97章 误会重重

    霍沉渊发现白悠然的精神状况好了不少。

    医生说,她逐渐变得开朗了,只要不再提起过去那些能够刺激到她的事情,她应该不会再病情复发。

    霍沉渊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就由斯承寸步不离地陪着她。

    斯承不止一次地打电话向霍沉渊打小报告。

    “爹地,妈咪最近和陆叔叔走的好近啊。”

    霍沉渊接着电话,揉着酸痛的太阳穴。

    “不是有你在么。”

    斯承为难地眨了眨眼,语气也焦急了起来。

    “爹地,陆叔叔今天吃饭的时候还和妈咪说要她搬出来呢。”

    霍沉渊眼眸一凛。

    当晚,他早早地买了中餐回家,他进门的时候,白悠然正在卸妆。

    霍沉渊轻轻走到她身后,双手环住了她的腰身。

    “悠然,今天玩得开心吗?”

    白悠然笑着点了点头,“还好。”

    霍沉渊看向镜子里的她,那空无一物的脖颈让他有些失落。

    “我送你的项链你为什么没有戴?”

    白悠然顿了顿,“它太贵重了,我怕弄丢了。”

    霍沉渊很不喜欢她在自己面前这样小心翼翼的,“你喜欢戴就戴,我以后还会送很多给你。”

    白悠然笑着摇了摇头,“不用这样,我不是很喜欢戴首饰。”

    所以连他们的订婚戒指也摘了下来是么?

    以前她都会在洗脸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摘下来擦拭干净,睡觉时再收到盒子里的。

    现在却干脆不戴了。

    霍沉渊敛了神思,“等我拿下接下来这个项目,我们就去度假。”

    白悠然沉吟了片刻,没有看他,“再说吧。”

    霍沉渊的心里像是搁置了巨石一样,喘不过气来。

    他这段时间除了要照顾白悠然的状态,还忙里忙外地一个人打理霍氏。

    方薇薇离开后,郑奇也不知所踪,霍氏忙的不可开交,霍沉渊也抽不开身来多陪陪白悠然。

    见度假的事情被拒绝了,霍沉渊为了缓解白悠然的情绪,又令人在海豚湾广场那里举办了一次鲜花节。

    他还自己承包建了一座秀台,下班后开车来接白悠然去参观。

    车子马上就要开到海豚湾了,霍沉渊在那里给她准备了一份惊喜。

    是关于许牧晴的。

    前段时间,许牧晴年轻时待过的那家公司濒临破产,被霍氏低价收购了。

    从那个公司里,霍沉渊找到了不少许牧晴的旧物,还有一些许牧晴年轻时练习录制的视频。

    他把那些东西都放在了一个大箱子里,只要白悠然会在海豚湾里玩她最喜欢的秋千,她就一定能找到。

    为了让她感受热闹的人群,他特意没有包场。

    他把白悠然紧紧护在怀里,生怕一个不小心挤到她。

    但是窝在霍沉渊怀里的白悠然目光呆滞。

    直到走进海豚湾的区域时,她空洞的眸子里才有了光亮。

    “海豚。”

    她推开了霍沉渊,自己慢慢踱步走到了巨大的海豚模型前。

    海豚模型下边有一架秋千,她跃跃欲试地坐了上去。

    在绑脚的位置发现了一个盒子。

    霍沉渊走到她身边,碰了碰她的手臂。

    “那是送给你的礼物,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白悠然点了点头,抱起了大箱子。

    打开箱子后,她才看了一眼就忽然尖叫一声,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样躲到了一旁的杆子后面。

    霍沉渊疑惑地走上前,在看清箱子里的东西时寒眉一凛。

    明明箱子里放的都是许牧晴曾经的CD和笔记本,现在却变成了一只血淋淋的白老鼠。

    白悠然的属相就是老鼠,这无疑是一个恶毒的诅咒。

    霍沉渊上前把受惊的白悠然拉回怀里,用手捂紧了她的眼睛。

    “走,我们回家。”

    好好的海豚湾约会就这样被破坏了。

    晚上,白悠然沉沉地睡去,霍沉渊却起身去了书房沉思。

    会是谁故意要搞破坏呢?

    陆温遇?

    不可能的,他就算再看不惯自己,也不会拿悠然的精神状态来开玩笑。

    明知道她最怕血,不会这样刺激她。

    那最后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翌日,霍沉渊坐在霍氏办公室里,面色冷酷地拨出了一个电话。

    这时,顾锦苒碰了碰正在作响的手机。

    看到号码归属地后,她不可抑制地笑出了声。

    她就知道,他一定会主动找她。

    现在周氏所有的资金都掌握在她手上,周长雄已经被她逼得半疯半傻了,周子安也对她惟命是从。

    对抗霍沉渊,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电话接通后,顾锦苒刻意放柔了声音。

    “不是你打电话给我吗?为什么不说话。”

    霍沉渊静默片刻后才开口。

    “你最好赶紧收手,不然我会拿走你现在所拥有的所有东西。”

    不光周家的财产,还有原本顾家的祖宅和地皮。

    顾锦苒无所谓地笑道:“我现在本来就一无所有了,还怕什么呢?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一语中的。

    就算顾锦苒做了这么多的坏事,霍沉渊依旧不能拿她怎么样。

    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孤注一掷的,而且把自己开脱的非常巧妙。

    霍沉渊的语气更加冷凝:“你不信?”

    顾锦苒摸了摸自己的红唇,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花朵再美丽又有何用?

    没有懂得欣赏的人,就算枯萎掉化作春泥也要被人踩在脚底下。

    “霍沉渊,白悠然到底有什么好。”

    “不要再废话。”

    顾锦苒被他说的更加恼怒,“我知道你打电话什么意思,无非是让我放弃插手你们的生活,也不是没有可能,明天见个面吧。”

    她知道,霍沉渊一定会来赴约。

    因为他还不知道,陆温遇已经和自己联手了。

    第二天,霍沉渊来到会所和顾锦苒见面。

    他丝毫没有重视她的意思,刚落座就拿出了一份合同。

    “之前你做过的事我都既往不咎,只要你能安安分分出国,这一千万都是你的。”

    顾锦苒喝了口红酒,着迷地盯着霍沉渊的俊颜。

    现在他的做法才是最令她寒心的。

    霍沉渊如果出手打压她报复她,恰好还能说明他把她放在眼里了,当成了一种威胁。

    但是现在看来,他连和她打交道的意向都没有。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她无情了。

    霍沉渊接了个电话的空当,顾锦苒偷偷发了条消息给陆温遇。

    等他挂断电话时,顾锦苒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

    “许久不见,你风采依旧。”

    霍沉渊闻言冷笑一声。

    “不用说废话,签字。”

    顾锦苒脸上丝毫没有难堪的意思,反倒勾了勾最嘴唇。

    “这么着急做什么,刚上来的红酒价格贵的离谱,不好好品一品吗?反正你拿到了合同也就要走了。”

    霍沉渊不悦地皱了皱眉。

    顾锦苒看了眼腕表,算着时间,应该快到了。

    这时,会所的门口,一对相携的男女带着个孩子走了进来。

    白悠然哈了口冷气,紧了紧自己的围巾。

    “为什么来这里?”

    斯承也是皱紧了眉头。

    有一次爹地开车带着他出来玩时路过这里,当即就严厉地警告他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陆温遇闻言扶了扶眼镜,脸上依旧是一副温和的表情。

    “你不是心情不好么?带你出来喝喝酒散散心,斯承在一旁喝饮料就好,我提前订好了甜品。”

    斯承道了声谢。

    白悠然看着会所门口五颜六色的彩灯,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喜欢这种地方。”

    陆温遇看了眼附近,在不远处看到了霍沉渊的车,心里暗笑一声。

    转头时,他已经把情绪都收敛了回去。

    “那我只能把钱白白给他们老板了,不退的。”

    白悠然为难地咬了咬唇,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进门后,斯承闻到杂乱的酒气和香水味不禁想要呕吐。

    这种地方确实不适合小孩子来。

    陆温遇从前台拿了门卡就带着他们两个兜兜转转走到了二楼。

    在走到2507门口时,斯承不经意地朝里面望了一脸,接着就一脸怔仲地愣在了原地。

    那是……爹地?

    陆温遇见斯承停下了脚步 ,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计划实施地还算顺利。

    他故意拉住了斯承问。

    “怎么了?”白悠然倒回来走到了斯承的身边问道。

    她顺着斯承的视线看过去,2507的房间里,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正在和一个水蛇腰女人抵死纠缠。

    那个背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霍沉渊……”

    不等白悠然落下话音,斯承就最先推开了包间的门。

    包间里面受惊的两个人立刻看向门口。

    斯承涨红了小脸,一脸愤懑地指着衣衫凌乱的霍沉渊和顾锦苒。

    “爹地!你太过分了!”

    小孩子当然不会去想为什么这么巧这一幕会让他们碰上。

    而原本就心绪不佳的白悠然就更不会去细细思考这其中的缘由了。

    白悠然先是尖叫了一声,接着再也说不出任何话,只是在原地不停地颤抖。

    陆温遇见状急忙上前搂住了她。

    包间里,霍沉渊抬手挡住了门口的光线,他敲着沉重的脑袋转头。

    在看到怀里的顾锦苒时,脸色明显一僵。

    怎么会是顾锦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