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剑圣归来 > 第十六章 娘子,该吃饭了(作者:江边的猫)
剑圣归来 《剑圣归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十六章 娘子,该吃饭了

    步伐轻松,平稳,有力。

    乔婉的心却越来越乱了,没来由地慌张。

    梁萧给她极大的压迫感。

    他是不是要过来骂自己?

    甚或……像打小弟那样打自己的脸?

    乔婉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触手处一片潮红滚烫。

    那是先前被梁萧亲了一口的地方。

    也许,也是接下来挨打的地方……

    她慌了。

    时间仿佛流逝地极为缓慢。

    他,终于走到了自己面前!

    慢慢低下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乔婉深深吸了一口气,认命般地闭上眼睛,她不想哭,但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这样的耻辱,哪怕是坚强如她,也不能忍受。

    男子的手掌拂过自己的脸!

    动作却是轻轻的。

    梁萧擦去了她的眼泪,柔声道:

    “娘子,该吃饭了,要我为你盛饭么?”

    乔婉浑身颤了一颤,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梁萧!

    这是他第一次叫自己娘子,也是第一次摸自己的脸。

    但这不是她吃惊的原因。

    她震惊的是,梁萧居然在此时此刻,说出这么一句温柔的话!

    不只是她,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乔青案心想:

    “妈的,这家伙扮猪吃老虎,害老子丢人丢的这般狠!”

    乔河东心想:

    “这小子难道真的看上婉儿了?嗯,他既能收服御物境的强者,也许是我一直看走眼了,接下来得好好利用才是。”

    春阳雪心想:

    “娘子!娘子!娘子!他居然喊她娘子!!”

    见乔婉一脸震惊,却不说话,梁萧笑了笑,又道:

    “怎么,此间事已了,连金钗儿自己都说我是别冤枉的了,娘子不会还不愿放过我吧?”

    “好、好……”乔婉如梦方醒般地点点头,瞧向乔河东,“爹,要不就散了吧……”

    乔河东巴不得她说这句话,闻言霸气地大手一挥:

    “散了散了,一场误会,大家快去吃饭吧!”

    众人纷纷松了口气,犹如潮水,片刻就散了个干净。

    虽然没能看到梁萧被赶出乔家,有些遗憾。

    还被反转打脸了,有些不爽。

    但居然见到了御剑飞行的女剑仙,十分满足!

    今天这聚钟,没白敲啊……

    转眼间,正气堂里只剩下梁萧、乔婉、春阳雪、银瓶儿和金钗儿。

    以及乔河东父子。

    乔青案满心怨毒,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捂着肿胀的脸爬起来,走到乔河东身边,委委屈屈地道:“爹……”

    “住口!你还有脸说话?”

    乔河东一巴掌扇在乔青案另一边脸上。

    乔青案惨叫一声,两边的脸都肿了,呈现出赏心悦目的完美对称。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肖子!”

    乔河东愤怒地喝了一声,甩袖而去。

    乔青案又是生气,又是疑惑,爹爹不是一向最疼自己的么,怎么也动手打脸了呢?

    梁萧冷眼旁观,心底冷笑,他自然知道乔河东这是做戏给他看。

    真不愧是父子啊。

    恨恨地瞥了梁萧一眼,乔青案蹒跚离去。

    出乎意料的,金钗儿并没有跟在后面,而是犹豫了一下,走到梁萧身前,低声道:

    “姑爷……”

    梁萧一怔,道:“怎么了?”

    金钗儿脸色微微一红,轻轻咬了咬嘴唇,道:“先前被青案少爷逼迫,我……”

    梁萧摆了摆手:“不妨事,不妨事,你只是个丫环,能做什么呢?”

    金钗儿道:“谢谢姑爷体谅。不过这样一闹,青案少爷他估计不能容我了,我再去服侍他,恐怕……”

    梁萧苦笑道:“这倒是难为你了。”

    金钗儿柔声道:“所以……姑爷能不能收留一下,奴婢今后……就是你的人了……”

    说到后面,声音细微若蚊蝇。

    梁萧:“……”

    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银瓶儿怒道:

    “喂,你这想的也太好了吧!”

    伸手拉住梁萧的胳膊,气鼓鼓地道:

    “姑爷只有一个奴婢,那就是我!”

    春阳雪幽幽开口:

    “还有我……”

    银瓶儿:“……”

    梁萧咳嗽一声,正色道:

    “金钗儿,不是我不想留你,是我委实不需要丫环。”

    转向乔婉说道:“要不然你把她留下吧。”

    乔婉心说:“我也不需要丫环啊,你服侍我就够了……”

    但这话太过暧昧,虽然自己本没有别的意思,单是想想却已觉得肉麻,想了想,说道:

    “不如让她去照顾你……娘亲吧。”

    梁萧眼睛一亮,拍掌道:“好极!你可愿意?”

    金钗儿恭声道:“全听姑爷吩咐。”

    银瓶儿看是个结局,还可以接受,哼了一哼,也就不说什么了。

    “既然没事了,咱们去吃饭吧?”

    梁萧看了看身边的四位女子,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饭桌上,梁萧笑呵呵地给乔婉夹了一块肉,道:“多吃点。”

    乔婉轻声道:“谢谢。”

    梁萧听出来言外之意,这声谢谢显然不只是谢这块肉的。

    而是谢梁萧在正气堂里,没有趁势羞辱她。

    如果梁萧是乔青案那种性子,那时估计早就拽的不可一世,上去趾高气扬地奚落乔婉一顿,最后放出狠话,扬言自己休了乔婉,然后带着春阳雪大摇大摆地离开乔家。

    但梁萧就是梁萧,他不想那么做,虽然想一想,那样似乎真的蛮爽的……

    无论如何,乔婉对他不错。

    哪怕她不相信自己,但他也不想让她太难堪。

    她是自己的夫人啊……

    梁萧嘿嘿笑了一声,故作轻松地道:“本来就是夫妻,何谢之有?”

    乔婉心里一颤,夫妻么……

    她对梁萧,本来没什么感情。

    如果说有,充其量也只是怜悯,夹杂了鄙夷、厌恶的几分怜悯。

    当然,被偷亲后,瞬间变成了不屑和羞恼。

    在正气堂上,家丁交给乔河东那件衣物时,乔婉对梁萧的厌恶,已经达到顶峰!

    她难以想象,自己的夫婿,居然是这样一个卑鄙龌龊的男人。

    可后来发生的事情,真可谓是峰回路转,乔婉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十分复杂。

    尤其是当春阳雪一剑飞来,跪在地上,喊梁萧主人时。

    她心里莫名一阵不舒服,那种感觉,乔大小姐从来都没有过。

    好像是……吃醋?

    自己居然会吃梁萧的醋?

    难道在心里,自己还是把梁萧当成夫婿的么?

    银瓶儿扒拉着碗里的米饭,可怜巴巴地看着梁萧。

    梁萧被她看的发慌,问道:“你不会也要我给你夹肉吧?”

    银瓶儿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好像弯月。

    姑爷就是姑爷,自己想什么他都能马上知道。

    又补上一句:“必须要夹哦,否则姑爷就是偏心!”

    梁萧一阵无语。遇上一个敢和小姐争宠的丫环,他又有什么辙?

    挑了一块瘦肉,放到银瓶儿碗里。

    却看到春阳雪幽怨的眼神。

    梁萧心里咯噔一声。

    春阳雪一言不发,缓缓把碗推了出去。

    没等梁萧苦笑,金钗儿瞧了瞧形势,微微一笑。

    下一刻,她的碗也到了梁萧面前。

    梁萧无语问苍天。

    到底他是姑爷,还是这四个丫头是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