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手黑太子 > 第80章 给吴三桂派个特务(作者:大道独行)
明末手黑太子 《明末手黑太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80章 给吴三桂派个特务

    锦衣卫的缉查千户任逸洲走进了正慢悠悠驶往大沽口的大龙头号沙船上,朱慈烺所在的舱室内,行了一礼,然后禀报道:“千岁爷,您要的人找到了。”

    “哦。”朱慈烺正低头翻看一本毕酒城刚刚整理好的忠义军中军师的军官名录。

    抓武装那是比天还大的事情,在天津卫之战结束的当日,朱慈烺就下达了组建中军师的令旨。

    而中军师官兵的来源有四部分,一是朱慈烺自己的侍卫;二是原来的新明将军;三是大顺军老营的降兵和唐通的家丁,四是吴国勇带来的关宁骑兵。

    看这几个官兵来源,就知道朱慈烺要把这个中军师打造成自己的王牌主力了!

    除了编组中军师之外,朱慈烺还在忙活另外一件大事儿,就是需要往吴三桂身边派人了。

    这个任务现在落在了锦衣卫缉查千户所身上了,缇骑出身的千户任逸洲在往大沽口去的途中,就在操办这事儿——替朱慈烺挑选一个真正能大用的特务。

    在朱慈烺看来,能用的特务,一两个就能起到极大的作用。没有用的,来个几百几千也是废物。被他安插在北京的骆修身应该就是个能大用的。

    任逸洲为朱慈烺找来的是个黑面虬髯的丑陋汉子,生得异常粗大,看上去就像个没脑子的粗人,真能当得了特务吗?

    朱慈烺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也忍不住微微皱眉。不过接下来这家伙自报姓名身份之后,朱慈烺就在心里面夸赞任逸洲的本事了。

    “臣通州教谕刘生叩见抚军太子千岁!”这人说的官话中带着些许陕音,而且还是文官。

    “教谕?”朱慈烺仔细端详这个“傻大黑粗”,“你是举人?”

    “臣是崇祯十二年中的举。”黑脸刘生回答道。

    朱慈烺点点头,又看了眼任逸洲:你老兄是个人才啊!这么个宝贝也被你找来了.只不过他愿意当特务吗?

    “刘教谕,”朱慈烺看着刘生问,“你可知道本宫交给你的是什么样的差事?”

    “臣不甚清楚,”刘生道,“但臣家以破,唯有老父老母自陕西逃难来通州相依。任千户和臣说只要臣愿意加入锦衣卫为太子爷做事,就有钱可以赡养父母了。”

    “千岁爷,”任逸洲笑着,“这刘教谕是孝子,臣见他穿着官服用一辆独轮车推着爷娘,这才请他上船说话的。”

    “孝子好啊!”朱慈烺笑眯眯道,“本宫也是孝子!也最看重孝子刘教谕你放心,你的爷娘,本宫帮着赡养,给他们发一份元帅府百户的俸禄。等到了江南,也给他们授田赐房,保他们晚年安乐。”

    “臣谢过千岁爷大恩!”刘生闻言,又是一个叩头。

    说实话,他这个孝子现在也山穷水尽了。他家本是陕西省庆阳府的地主,李自成入关中前颇有家产,只后家就没了。父母流亡到通州,就靠他为官的俸禄勉强糊口。可是通州失陷后,他的官职也等于没有了,虽然散官阶还在,但是朱慈烺并没有说过会给守选的官员发俸禄——大明朝都这样了,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养闲人了。衣食都成了难题的刘举人自然也不能再端着举人的架子了,所以才被任逸洲诱惑,同意加入锦衣卫了。

    “你先莫谢恩,”朱慈烺看着刘生道,“本宫还没说差事呢!”

    “请千岁爷吩咐,臣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朱慈烺哈哈笑着:“有你这句话就行本宫和你说吧,本宫就需要一个你这样长相威武,但内心细致的读书人去平西伯吴三桂身边。你愿意吗?”

    “臣愿意!”刘生几乎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他要敢说不愿意,就该被灭口了!

    “好!”朱慈烺点点头,“你会武艺吗?会养马吗?”

    “都会一点,”刘生道,“臣是军籍。”

    陕西素来是军户云集的重镇,军籍举人、军籍进士自然比较多,占比通常可以达到四五成,刘生是军籍举人也没啥好奇怪的。

    “好好!”朱慈烺抚着巴掌,笑道,“文武双全,还是陕西人.太好了,要不了多久,平西伯就会重用你了。

    任千户,你先带刘举人去好生安置他的爷娘。你要负责一路照顾他们,直到将他们安然送到南直隶。路上若有个什么,本宫唯你是问。”

    “臣一定照顾好刘教谕的爷娘,”任逸洲道,“臣也是孝子,一定会和对自家爷娘一样照看刘教谕的爷娘!”

    朱慈烺点点头,心说:自己手下原来都是忠臣孝子啊!

    他顿了顿,又对刘生说:“刘教谕,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什么教谕,也不是什么举人,而是流落京师的秦军把总,加入了忠义军,后被吴三辅派遣,保护平西伯的小妾陈氏北上。稍后会有人与你说秦军之中的事情,都用心记牢了。然后再去忠义军中历练几日,待风向合适,就浮海去山海关.”

    朱慈烺一直对吴三桂不放心,就没有放弃对吴三桂的监视和拉拢。

    ……

    接下来的日子,朱慈烺主要工作仍然是征兵、整军,本来他打算给天津卫留下5000忠义军的,但是现在有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红娘子主持天津卫,他就把天津卫的所有明面上的人马,全撤回到了大沽口。

    如此一来,再加上一万多名从天津卫跟随而来的难民,大沽口水师驻地这边就有些容不下这么多的人口了。

    朱慈烺决定扩城,紧挨着水师驻地西城墙,向西扩建一座新城。新城是按照朱慈烺画出的棱堡结构图筑造。

    棱堡是古代堡垒的一种,其实质就是把城塞从一个凸多边形变成一个凹多边形,这样的改进,使得无论进攻城堡的任何一点,都会使攻击方暴露给超过一个的棱堡面(通常是2—3个),防守方可以使用交叉火力进行多重打击。在火药时代之前,要塞的城墙通常筑得很高大,并且用石或者砖进行加固,还设置了一些塔楼或者马面来获得额外的火力输出。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一些特别坚固的城市拥有不止一道城墙。

    虽然意大利人一直有着热爱和平的名声,但是公平的讲,是他们发明了棱堡,具体时间已不可考,大致是在16世纪初。最早的棱堡可视为塔楼的一种进化版本,棱堡和棱堡间间隔很大,堡垒垂直于城墙,形状为钝角。其本身依然为石砌而且高大,只有一个地方得到了显着提高,那就是侧射火力。布置在棱堡上的大炮可以对护城壕进行纵向射击,从而达到有效封锁,但棱堡本身仍然存在一些盲区。

    随着时间的推移,棱堡各部分也逐渐完善起来,比如经典的沃邦1式体系。

    对于以棱堡为标志的新型火炮要塞而言,要使每座棱堡的正面以及城墙上都具有最佳射角,那么在所有的外形中最实用的其实要数五边形,五边形上的每只角都具有延伸出的坚固的棱堡,可以满足最少施工量的前提下保障最基本的火力覆盖需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