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 第1068章 往昔少年(作者:繁喜)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财阀小娇妻:谢少宠上瘾!》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1068章 往昔少年

    第1068章 往昔少年

    谭岳见了不少熟人,他担心苏聘儿拘束,于是让苏聘儿和王珊在一起,众人中,只有苏聘儿一个寒惑影视的艺人,其他都是江左的人,能打的白樱,一哥戴翔,低调的高维维,学者白帆,新晋之星闻人,全能助理安琪……剧场的辣花那拉。

    她在这个圈子里很少说话,一方面是公司不同,另一方面不想话多失策,为谭岳招黑。

    白樱问高维维,“你们夫妻俩来了,女儿怎么办?”

    “我婆婆在我家照顾,我和白帆轻松了许多。”

    云舒出场,高维维牵着白帆从沙发上起身,“我们来得晚,去看看孩子,要一起么?”

    白樱挥手,“我们来的早,都抱过了,你们去吧。”

    苏聘儿眼神也往哪里看了眼,王珊问:“想去看么?”

    苏聘儿点头,她在人群中搜找谭岳的影子,“小妈,你见谭岳了么?”

    宾客如云的大厅,都是正装,苏聘儿寻找只能通过背影分析。

    王珊说:“你站起来不到三分钟,他就过来找你了。”

    她们看不到谭岳,但是谭岳的视线会一直看过来。

    果然,她们起立了一会儿,谭岳就走过,“想去看孩子?”

    苏聘儿:“方便么?”

    “有什么不方便的。”谭岳伸出右手,“手给我,我带你去。”

    苏聘儿放上左手,“我买了一幅雪花银镯子,送给云公子会被嫌弃么?”

    “不会,雪花银是个平常的好东西,谢家人知道。”

    走到云舒面前,她笑颜如花的同熟人聊天,“白帆,这次你不问我孩子小了?”

    四年前,白帆问云舒的幼稚话,她竟然还记得。

    “小云总见笑了,我也是当了父亲才知道孩子是一点一点养活大的。”

    高维维:“小舒,你什么时候上班?”

    “等星星能放在家,我会去公司上班,这段时间都在家中办公。你今年的事业依旧是主攻外媒,带着我们北国的元素符号出去,准备好了么?”

    高维维:“准备就绪,就等这个新年结束。”

    谭岳牵着苏聘儿上前,高维维和白帆离退。

    “谭岳,恭喜呀。”云舒笑容中充满祝福,她不带攻击性的望着苏聘儿,“要不是韩总监提前警告我,像你这么好看的女生,我早就下手抢人了。”

    苏聘儿不好意思的笑,她知道这只是客套。

    她那么无声的一个人,落不到江左影视小云总的眼中。

    谭岳一幅如沐煦风,嘴角常带笑意是喜事将近的幸福,“她可是浩翔地产的老板娘,现在你可挖不动了。”

    苏聘儿比云舒大,在她面前,她还有些紧张抬不起头来。即使她得到了谭岳,这种从内心就有的怯意一时半会儿的改不掉。

    谭岳牵着她的手该而搂着她肩膀给她安全感,“聘儿,你不是有东西要送给云公子么?”

    苏聘儿手伸进小包中取出一幅银首饰,“谢太太,这是我和谭岳送给孩子的礼物,不要嫌弃。”

    云舒感觉到对方的紧张,她在看到镯子后,惊讶的出声问:“聘儿,这是南方的雪花银吧?”

    苏聘儿反问:“谢太太知道?我家乡有一种说法,小孩子满月那天,宾客送银镯有保佑孩子健康成长的意思,之前拍戏的时候在南方听说了雪花银的好处,所以让人打早了一对,很普通,不要嫌弃。”

    云舒惊喜的说:“说的这是什么话,怎么会嫌弃呢。我和我老公本来还打算满月后为孩子打造一幅呢,如今你送了倒给我们省了不少事。”

    谢闵行抱着谢公子走进妻子。

    “小舒妈妈~我来啦。”

    云舒转身,“老公,我们不用找人为孩子打造雪花银的首饰啦,你看聘儿送了。”

    谢闵行对谭岳和苏聘儿道谢,“有心了。”

    往昔曾经,年少幼稚,如今成熟稳重,有家有室。

    谁也不提昔日,只会展望未来。

    祝福送到,谭岳带着苏聘儿离开。

    云舒依偎在丈夫的怀中,她手拿着孩子的银镯子问丈夫,“老公,雪花银能测毒,晚上咱试试吧?”

    谢闵行问:“谁告诉你可测毒?”

    “赛扎叔啊,他的银针都是用这做的,我也想瞧瞧,嘿嘿,无聊嘛~”

    晚宴持续到晚上十点,宾客临走时,谢家均排派出司机前去相送。

    陈季夜是偷偷走的,为了躲避酒儿,他晚上都没吃饭。

    程君阔最后走,他身份原因不便饮酒,所以未分配司机,只有他载着程爷爷回家。

    残局交给家中的佣人打扫,忙碌了一整天大人们都累脱了。

    回到后山的洋房,谢公子人小鬼大的跑到饮水机处为弟弟冲奶粉。

    谢闵行站在他身后,“长溯,爸为你冲。”

    “爸爸,给弟弟喝。”

    谢闵行:“弟弟太小得喝母乳,奶粉是给你喝的。”

    东山林轻轻回到家脱掉高跟鞋,她的脚疼的走不成路,雨滴手牵着妈妈,关切的眼神看着她,“妈妈?”

    酒儿比较直接,遇到事儿直接喊:“爸爸”。

    “又瞎叫唤什么?”谢闵慎越瞧小女儿越糟心。

    酒儿指着林轻轻,“爸爸,妈妈不走了。”

    林轻轻换上拖鞋,脚后跟还不舒服,她手扶着玄关墙慢慢活动。

    粗心肠子谢闵慎经过女儿的提醒,他两手推着两个女儿的后脑勺,将她们推离妻子身边,仿佛在推垃圾。

    他拽着林轻轻的手搭在他后脖子,弯腰抱起她的腿,公主抱直接进屋。

    林轻轻在怀中还记得卫生,“闵慎,你怎么不换鞋?雨滴和酒儿在家不爱穿鞋乱跑,脏的你都带家了。”

    谢闵慎:“我太紧张你,忘记了。”

    将林轻轻放在沙发上,谢闵慎身后跟着两个小妞妞,她们手中一人一张暗蓝色的拖鞋,“爸爸给~”

    谢闵慎对林轻轻说:“你看,咱这俩还挺孝顺的。”

    他脱下皮鞋换上拖鞋,雨滴和酒儿又一人一只的抱着去玄关处放在鞋架上。

    他在后方看着俩孩子的动作。

    这么小的两小只,怎么就被人瞄上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