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双衍纪 > 第四百十三章 云禾余唐(作者:黑无常白无常)
双衍纪 《双衍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四百十三章 云禾余唐

    尉迟风接着数落开了。

    “进城大街头上的那家,防御阵法弱得恐怕连风都挡不住。”

    “还有那条全是酒家的小巷,里面布了一个迷阵,想法是挺有趣,可以困住酒客,多赚点儿钱。只可惜,那迷阵根本就迷不住清醒的人,只有喝得烂醉的人才会着他的道儿。可已经烂醉如泥的家伙还用得着迷阵吗?本来他们也走不出来……”

    “对了,那边十字路口西南的那家,呵,滑天下之大稽,竟然在院子里布了一个攻阵,我当时还在想他家怎么不怕伤着客人,后来靠近院子仔细一瞧,果然不用害怕,因为根本就伤不着!估计也就能赶一赶老鼠……”

    见他越说越起劲,何天遥连忙打断:“行了行了,尉迟兄,你这一路上东张西望、东跑西窜的,我们还以为你看到了这么多的法阵而兴奋至此呢,搞了半天是在挑人家的毛病呀。”

    “嗨,阵法不在于多,而在于精。一堆浊酒村醪与一瓶玉液琼浆,当然是后者更惹人垂涎。”尉迟风振振有词。

    “那……不知帝府的法阵又如何呢?”萧天河瞥了瞥山坡的尽头。赤熛帝府占了整个山头,像是一只蛰伏在峰顶的雄鹰。长长的引道两侧都是山岩碎石,只有这一条路通向大门。炎弩城的各条大街上都人来人往,唯独这条直通山顶的道上一个人影都瞧不见。

    “去看看。”何天遥抬腿要走,却被尉迟风一把拽住。

    尉迟风冲下坡方向努了努嘴:“何兄你且看看,此城为何起名‘炎弩’?”

    何天遥向下方俯瞰,整个城镇恰好被脚下这条通顶长坡道一分为二,靠近坡底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房屋稠密而整齐;而到了半坡处,由于两侧远端的山势过于陡峭,所以没有人家。

    “这座山的山土发红且无树,应了一个‘炎’字。而城的形状就如同一只巨弩。横向的这条外缘长道呈弧形,是弩身。坡底的城墙是绷紧的弦。外凸的城门则是巨弩的手柄,而通顶长坡道则是笔直的弩箭。”何天遥解释得已然十分详细。

    “没错!那赤熛帝府是?”

    何天遥回头向上方望去:“当然是弩箭的箭尖咯!”

    “还是个着了火的箭尖。”萧天河补充道。的确,连围墙都是由采自红莲山的赤色山岩砌成的帝府,就像是长箭头上熊熊燃烧的火焰。

    尉迟风神秘兮兮地说:“箭尖可是最具杀伤力的部分。所以那里也是整个炎弩城至关重要的地方。你瞧,再往上的道路都没有人,两侧也没有任何房屋。如果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上去,目的地明显就是帝府,不惹人怀疑才怪呢!”

    何天遥被他逗笑了:“原来你兜了一大圈就是要说这个……别说此城像巨弩了,它就是像个痰盂,帝府也当然是帝都之中最重要的地方。”

    “痰盂?”尉迟风左右看了看,大笑不已,“别说,如果不看道路而是看山形的话,还真像!喏,坡下的城墙是平整的痰盂底,城左右的房屋向外鼓,从帝府往上两侧的旁山山脊却向内收,连起来就是痰盂的侧缘。哎,这样一来的话,帝府就应该是……”

    “黏在痰盂沿口的一口浓痰。”赵湘琳哭笑不得,“能不能别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真恶心!”

    可尉迟风却好像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继续说:“考虑到痰盂的作用,帝府这口‘痰’同样也是这座‘痰盂城’中最重要的部分。啧啧,亏纪豫丘那个老鬼还拿红色岩石垒墙,搞得堂堂帝府就像是从肺痨鬼口中吐出来的一样,好一口带着血丝的……哎,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们别走啊……”

    距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左右,但偷袭帝府这种事无疑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比较好,所以几人还有三个多时辰的时间可以为夜里这次营救行动做准备。

    说是做“准备”,尉迟风却将准备的地点选在了那条布了迷阵的小巷。这条小巷几乎全都是酒肆,处处酒香四溢。酒旗在迷阵的作用下无风而飘,就像是对好酒之人不停挥招的手。所有的酒家几乎都将桌椅摆在了门外的街上,店中除了一座收账的柜台之外,全是酒柜。各家的酒桌在不算宽敞的巷中接在了一起,将整个巷子连成了一爿。

    尉迟风抬起鼻子使劲嗅着巷中股股的浓郁醇香,时不时满意地叹着,却没在任何一家酒肆前停下脚步,他向众人解释:“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在这种酒家云集的地方,有胆量在巷尾那儿开店的,一定有最好的美酒!”

    赵湘琳悄悄碰了碰花清雨,小声道:“瞧瞧,之前他还笑话这里的迷阵烂,说只能困住喝得烂醉之人。现在他还清醒着呢,不也给‘迷’进来了?”

    花清雨掩嘴偷笑。

    既然有酒家,就一定有醉生梦死的酒客。几乎每家酒肆门前都有一桌坐满了玉山颓倒的酒鬼,有的仰躺在长凳上打着响鼾,有的东倒西歪还在努力地划拳,更有的人互相“呜哩哇啦”地说着恐怕连他们自己都听不懂的话。酩酊百态,一览无余。

    可奇怪的是,偏偏最深处这家酒肆的门前却是一名酒客都看不见。不仅如此,连酒肆的门都紧紧地闭着。

    “怎么搞的?”尉迟风懊恼地抱怨,“天还没黑就打烊,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萧天河伸手在窗外墙下的一张桌上轻轻一抚,沾了一手的灰。“我看不是打烊了,更像是没开过门。尉迟兄,你失算了。”

    “也许其他酒家的酒都太好了,所以没人敢在巷尾开店?”尉迟风的解释连他自己都不信。抬头一看,酒肆的四字牌匾正在门上挂着呢。“云、禾、余、唐。”他逐字念道。

    “这是哪门子的古怪名字?”何天遥乐了,“不看字的话,还以为是‘云和鱼塘’呢!鱼塘倒映的天光云影再美,塘里的水也是腥的,起这么个名字会有生意才怪!”

    萧天河回头看了看,其他酒家的名字都十分雅致,“珍珠河”、“千日春”、“甘露泉”、“芙蓉玉”等等。其实起个悦耳的店名也是吸引酒客的手段之一,就好像“炎弩城”,如果换成“痰盂城”,恐怕没人会来这里。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大笑。几人循声望去,乃是一个头带斗笠、身穿黑衣的男子。与其他醉酒的酒客不同,他倒是端坐在桌旁,桌上有坛,坛旁有壶,壶旁有盅。

    “几位想必是外来之人吧。这条玉醅巷可是远近闻名的酒之圣地,所有的酒肆都是以自家的招牌好酒为名的,博的就是‘名气’二字。”那人朗朗道。

    要说酒家的名字,大多会以“楼”、“斋”、“阁”、“坊”等字结尾,而此巷中却是不同。原来“珍珠河”等等那些雅致之词都是美酒的名字。

    “那这个‘云禾余唐’也是酒名?”尉迟风将信将疑。酒名当然也要中听、易记为好,“云禾余唐”四字却是又长又古怪又难记,根本不适合当酒名。

    那黑衣男子没有回答,而是慢悠悠地斟了一杯酒,细抿须臾,突然一抬手,将盅内的一点残酒泼向了这边。几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却听一旁一阵“咔嚓嚓”的断木之声。原来他泼出来的酒水竟将这家“云禾余唐”门旁的酒旗杆给打断了!

    酒旗杆约碗口粗细,而那男子离旗杆少说也有七、八丈的距离,一丁点儿酒滴,竟能在旗杆上贯穿几个洞,可见那男子境界不低。

    酒旗杆被打断之后,脏兮兮的酒旗随之飘落,倒在了尉迟风脚下。他低头看了看,却笑了一声。别人家的酒旗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店铺有好酒卖。可这家古怪的“云禾余唐”的旗子上,“酒”字却不见了三点水,变成了一个同样古怪的“酉”字。酒旗和牌匾一样,都是酒家招揽酒客的重要工具,先不说旗面颇脏,作为卖酒的场所竟然连“酒”字都写错,岂不可笑?

    “你们不懂,这家店,得将酒旗和牌匾连起来念,那才是其真正的招牌!”那黑衣人道破缘由。

    “连起来……”何天遥纳闷地低头看了看酒旗,又回头看了看牌匾,“酉云禾余唐?”他依然不明所以。

    萧天河的念法却和何天遥不同,他是将“酉”字分别和“云”、“禾”、“余”、“唐”四个字连在一起,于是就变成了“酝”、“酥”、“酴”、“醣”四字。

    尉迟风当即失声叫道:“醉酝酥、醉酴醣!”

    黑衣人笑道:“看来还是有懂酒的。”

    尉迟风使劲咽了下口水:“醉酝酥和醉酴醣都是珍稀的好酒,但凡是喜酒之人,如何不知?”

    可萧天河、何天遥、花清雨三人都是飞升者,赵湘琳又不好饮酒,所以都没听说过这两个酒名。“怎么,这两种酒很好喝吗?”何天遥问。

    “那岂是一个‘好喝’就可以形容的?”除了阵法之外,美酒也是尉迟风的嗜好,提及美酒,他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好酒也是有不同种类的,而‘酒’只是一个统称而已。比如清者为‘醮’,浊者为‘酪’;厚者为‘醇’,薄者为‘酷’;重者为‘醪’,轻者为‘酌’;甘者为‘醴’,苦者为‘醋’;红者为‘醒’,绿者为‘酩’等等。至于‘酥’与‘醣’独指两种酒,皆由特殊的谷米酿造而成,实乃美酒中之至品!”

    眉飞色舞的尉迟风说得天花乱坠,听者几人却面面相觑。都非贪杯之人,对他们来说天下所有的酒也只有两种——好喝的与不好喝的,那知道其中还有这些讲究。

    “那也不对啊,两种酒名都是三个字,还有打头的‘醉’字呢?”赵湘琳问。

    “开酒肆嘛,当然要讲个好彩头。两种美酒恰好都以‘醉’字开头,所以故意不写,取个‘无醉不归’的寓意。”尉迟风似乎一下子开了窍,他又问黑衣人,“醉酝酥、醉酴醣可都是难得一见的好酒,这里两种都有卖?”

    “正是。”

    “啧啧,果不其然。敢开在酒巷之末的店家,没点儿拿得出手的佳酿怎么能行?”尉迟风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推了推紧闭的窗户。可是窗户已经从里面销上了。

    “既然是卖出类拔萃的佳品,怎么黄昏时分就关门了?还有这酒桌,分明已经许久没有人光顾了嘛。”萧天河疑惑不已。

    “莫非是美酒稀少,早早就卖光了?”何天遥猜测道,“酒肆无酒可卖,当然要关门了。”

    黑衣人热情地招呼几人:“你们若不嫌弃,且过来小坐。”

    人家盛情邀请,大家也不便推辞,都走了过去围桌坐下,小小的酒桌顿时拥挤起来。小二又呈上来几个杯盏,黑衣人客气地给每个人都斟了一杯。“尝尝吧,这‘蔷薇泉’的味道虽然不比醉酝酥和醉酴醣那般美妙,但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好酒了。”

    听黑衣人如此推荐,连不太喜欢饮酒的花清雨也饶有兴致地品了品。

    清醇入口,滑溜入腹,满口余香,的确是难得的美酒。

    尉迟风端详着酒杯:“唔,不错。如果没有醉酝酥和醉酴醣的话,或许此酒会是这里的头牌好酒吧?”他心里还惦记着那两种更好的美酒呢。

    黑衣人呷了一口酒,笑道:“这片红莲山域中央地带是出属性宝石的富藏,两侧的峡谷内却是良田沃土。西侧谷内之水源自地下,性清而凉;而东侧谷内之水则是从山上流下,山上少树,天上少云,每日阳光曝晒之下,带山土入谷,故水浑而偏暖。再加之峡谷内本就少风,于是东、西两谷分别成为了种植酿造醉酝酥、醉酴醣的两种特殊谷米的绝佳之处。所以,天下间或许唯有此城可以轻而易举地品尝到这两种美酒,卖光的话,基本不太可能。这家店主一个月之前就被召入赤熛帝府去了,所以店门一直关着。若是平常时候,呵呵,恐怕你们都挤不进巷尾来。”

    提及赤熛帝府,尉迟风暂时将肚里的馋虫收了起来:“怎么,赤熛大帝打算大摆酒宴吗?”

    “正是。大帝的娶妻之宴就从今晚开始。”

    “噗——”,尉迟风刚倒进嘴里的酒一下子又全都喷了出来,“娶、娶、娶妻?我没听错吧?他不是已经有二妻、三十六妾、七十二婢了吗?还要再娶?”

    赵湘琳连忙在桌下踩了他一脚,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少说不敬之言为好。

    “哈哈哈,”黑衣人爽朗地大笑,“就好像你品美酒一样,有嫌够的时候吗?”

    尉迟风还真无可辩驳。

    “兄台,不知赤熛大帝这位新婚妻子叫什么名字?是何来历?”萧天河连忙问道。美貌、被困、好色、娶妻,这几个词使得他很容易就将此事与叶玲珑的事联系在了一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兄台为何有此一问?”

    “好奇而已,好奇而已。抱歉。”萧天河也自觉问得有些不妥。

    “若是好奇,一会儿大可前往帝府看看热闹。只要是在炎弩城的人,都可以去捧场恭贺,到者可都有喜酒可以喝哟!诸位,多谢同饮,后会有期了!”说完之后,黑衣人突然起身腾跃上了房顶,不见了。

    赵湘琳道:“这人真是古怪,突然就走了。”

    “莫名奇妙搭话的是他,突然把人家旗杆弄断的也是他,酒喝了一半说走就走的还是他。”花清雨道。

    “哎,放心,好酒之人皆豁达,要不人家怎么会请我们喝酒,还透露了重要的消息给我们呢?”尉迟风一边倒酒一边说道。那黑衣人酒坛里的酒只喝了一小半,剩下的便宜了他。

    赵湘琳劝道:“快别喝了,酒多误事!”

    “哈哈,姑娘,你不了解我,我是酒越多,办事越利索!”

    “我才不信,喝多了的人话都说不利索呢。”赵湘琳摇了摇头,“唉,我们也算不走运,偏偏今晚帝王府要办喜事,到时赤熛大帝的各方朋友悉数到场,还有城中百姓鱼蛇混杂,看来救人之事要等一等了。”

    何天遥却说:“大帝的婚宴可不一定只有一晚,热闹起来的话,十天半个月都有可能。你没听刚才那人说吗,‘大帝的娶妻之宴就从今晚开始’。我们久留于炎弩城,恐怕不妥。天逍哥,你刚才之所以问黑衣人那个问题,是怀疑赤熛大帝的新妻是叶姑娘吗?”

    “嗯。”萧天河点头道,“想想看,纪豫丘好女色,但大多后院女眷的身份都是‘妾’或‘婢’。能有资格当得上‘赤熛大帝之妻’的人,想必是倾国倾城之貌。所以,今晚的新娘多半就是叶姑娘没错。”

    “那就正好今晚行动,倒省得到处寻找叶姑娘被关在何处了。”尉迟风道。

    花清雨惊讶尉迟风的“胆大包天”:“你打算大闹婚宴?”

    “不,婚宴虽然人多碍事,但好就好在不用我们去牵扯纪豫丘,他是新郎官,自己就把自己牵扯住了。叶姑娘是新娘子,拜完了天地之后肯定是送入洞房等待,新郎官那时正在堂中陪各方高朋饮酒,岂不正是救人的良机?而且目标也变得十分明确,只要找到后院中布置得最为喜庆的那间房,叶姑娘必然就在里面。”

    “还真是……如此一来,救人就变得十分简单了啊。”赵湘琳不得不赞叹,高手看事情的眼光的确独到。

    “本来也不难。”尉迟风俨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届时洞房门口最多有点破守卫,根本不够看的。到时我与萧兄弟、花姑娘潜入府中,何兄弟、赵姑娘在外头接应,接了叶姑娘之后就火速离开炎弩城。呵,等纪豫丘那个老东西发现新娘子不见的时候,我们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哈哈,纪豫丘啊纪豫丘,你仗着自己实力高强,平时抢这家女儿、掠那家姑娘,今晚我也让你好好尝一尝大婚之夜新娘子被掳跑的滋味儿!来,喝酒,喝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