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废婿神医在都市 > 第二百八十章 犬父有虎子(作者:贫道不贫)
废婿神医在都市 《废婿神医在都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二百八十章 犬父有虎子

    

    这种意外安恒远始料未及,“你到底什么时候做的手脚?”



    “这个房间里一直有我留下的毒药,我知道一定会有人在这长相厮守,特别是安总你,看到你的症状便知道中毒至深,若没有我的治疗恐怕将不久于人世。www..com”



    秦梦涵的脑袋飞速的运转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自家那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吗?



    在过去的两年多他几乎把时间都留在厨房,对自己更是言听计从,何曾有过如此的沉着冷静?



    而且她亲耳听到叶不凡竟然杀了人,更可怕的是眼前还有人中毒。



    屋子里的四个男人除了叶不凡和安恒远之外,便是梁哲和二哥。



    二哥直接拿起桌子上的匕首抵在秦梦涵的脖子上,“拿出解药,别逼我杀了你的女人。”



    “我建议你到民政局看一下我跟她已经离婚,在过去的两年多我在她们家就像一条狗,呼之即来呵之即去,再怎么说我都是条汉子,这种日子我过够了。”



    “你要是真对这个女人有兴趣,现在就给办了她,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你已经严重冒犯了我,我不会让你见到明天早晨的太阳。”



    秦梦涵听到这席话心中五味掺杂,他居然对另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www..com



    安恒远得知这个惊天噩耗之后,猛然的咳嗽好几声,甚至咳出一口黑血。



    “你,你……”“安总,不着急,这只不过是最初的情况,先从咳血,慢慢的咳出心肝脾肺肾,当所有的内脏都腐烂之后,便会由内而外的让你全身溃烂,最后整个人都会烂成一滩泥,一个字,惨。”



    叶不凡现在的表情就像是打开了一瓶2年的拉菲,变态至极。



    他在自己中毒之后悟出一个道理,既然自己都能中毒,为什么不能把毒带给更多的人呢,特别是自己的敌人。



    叶不凡看了看表上的时间突然大笑,是那种完全忘乎所以的疯狂的大笑,就像是彩色球中了七个号码。



    除此之外的三个男人一个女人全都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失心疯?



    然而叶不凡的笑声还没有停止,突然秦梦涵脖子上的匕首铛啷一声掉在地上,紧接着便是二哥倒在地上,他用手抓紧自己的胸口,紧接着青筋暴出、全身抽搐。



    在地上翻滚了几次之后,两眼一闭腿一蹬,死了。



    梁哲距离二哥最近,他起身感受一下二哥的脖子上是否还有脉搏,紧接着眼神之中露出了惊恐,惊讶的说:“安总,二哥死了。”



    “什么?”



    安恒远说完之后直接口吐白沫,然后重重的倒在沙发上。



    梁哲冲到老板面前扶起他,叶不凡却抓起地上的那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血肉之躯。



    匆忙拉着秦梦涵消失在安家别墅。



    两个人几经周转,进了一家不用登记身份证的小旅馆,秦梦涵的心跳一直保持在高位运转,“你杀了人你知道吗?”



    “放心吧,我们没有杀任何人,他们是中毒而亡,而留下这些毒药的人恰巧是安恒远的儿子安乐。”



    “现在怎么办?



    我们还能够回去吗?



    还是留在这儿等着他们的追杀?”



    “安家人有通天的本事,我已经让安泓去处理,他会处理好而且他比我更狠。”



    安泓真收到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让他去弟弟安乐的住处收拾安家的后事。



    当他进门之后发现梁哲和二哥都死了,而自己的父亲口吐白沫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安泓悄悄的将尸体给处理掉,将自己的父亲接到一家私人诊疗中心。



    在一间超级病房里,他看着主任医师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靠近我的父亲,我会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保安,你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抢救我的父亲。”



    “安少爷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



    深夜,安恒远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主任医师站在安少爷身边心情悲痛的说:“对不起安少爷,安董事长中毒的时间比较长,已经伤及神经和大脑,现如今恐怕要变成植物人……”主任其实后面还说了很多话,可是安泓已不在意,他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这是好事,父亲一直不肯将公司的大权交给他,现在来看自己接手公司的经营已经顺理成章,还不用承担任何心理负担,毕竟父亲变成植物人并非他所致。



    如果叶不凡知道安泓此时是这样的想法,那么他也可以睡个好觉。



    秦梦涵坚持一分钟都不想再跟叶不凡待下去,可是到火车站的时候动车组没了,只剩下最后一列绿皮车。



    她毅然决然的买了票、上了车。



    中转超过十几个站点旅途总时长大约十个小时,凌晨四五点的时候,秦梦涵的上眼皮和下眼皮疯狂的打架。



    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她昏昏沉沉的倒在叶不凡的怀中。



    早晨点的时候,途经一个比较大的站点整整停了半个小时,叶不凡在第七号车厢弄了些吃的。



    “吃点东西吧,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你该不是也想把我给毒死吧?”



    秦梦涵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迅速引来一小阵躁动,叶不凡尴尬的解释:“两口子闹矛盾,别在意。”



    兰德牌方便面,将这东西涂上点老鼠药,说不定能毒死一只狗,还没见过用这东西来毒人。



    火车再开动的时候上来三个人分别坐在三个不同的位置。



    农民工中年大叔穿着破烂还背着一个大布袋,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一看就知道是某家公司的白领。



    另外一个是背着背包的年轻人,看上去像是大学生。



    除此之外,还有几十号人对号入座。



    前面是一条长度超过3公里的隧道,穿着破烂的中年大叔起身上了趟厕所。



    待他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火车刚离开隧道,他拿起自己的背包在人群中穿过。



    哗啦一声。



    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中年大叔神色紧张的打开后面的背包,看完大叫:“完了,完了,我的传家宝呀。”



    只见他一把抓住与他擦肩而过的年轻女子,“大妹子,你把我们家的传家宝给弄碎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废婿神医在都市》,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