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废婿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替她穿衣服的男人(作者:贫道不贫)
废婿神医在都市 《废婿神医在都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替她穿衣服的男人

    苏阳这一针扎完,叶不凡整整睡了两天两夜。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家,身边照顾他的人是堂妹叶凌兰。

    叶凌兰见二哥醒来惊叹的说:“我的天哪,我原来都不知道你竟然是个瞌睡虫,你从昨天一直睡到今天,整整睡了两天。”

    不是叶凌兰提醒,叶不凡绝对不相信自己睡了两天。

    “苏前辈不知道把我哪根筋扎坏了,竟然让我睡这么久,说来也奇怪,我在梦里化身一头鲸鱼畅漾在蓝色的海洋,别提多爽。”

    回想苏前辈给自己扎针的场景,他已经回忆不起来当时到底经历了什么。

    夏姨听到隔壁有声音,便知道叶不凡醒来,她走进屋子关心道:“不凡,怎么样,睡了一个长觉后,精神状况是不是明显得到改善?”

    “判官说你是长时间睡眠不足,如果长此以往,我估计你可能会得精神分裂症。”

    没想到金老太太连精神分裂症这种状况都能拿捏的如此精准,叶不凡苦笑,“夏姨,看来我的脑袋瓜子确实需要放松一下,叫下以柔,我去医院看看老爷子。”

    以柔也十分惊讶,二少爷被人送回来的时候处于昏迷状态,她还以为二少爷出了事。

    没想到二少爷只是睡着了,这一睡竟然就是两天两夜。

    如此高质量的深度睡眠让人羡慕。

    开车的以柔轻声问道:“二少爷,我听说你最近比较劳累,我让宋姐给你炖了一些滋补的参汤,没什么事的话,你最近几天最好在家里吃。”

    副驾驶的叶不凡目光清澈、思维敏捷,他盯着以柔的侧脸,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女人其实很漂亮,除了心肠歹毒一些之外。

    以柔感受到二少爷盯着自己却一言不发,她这小脸渐渐的泛起一抹红晕。

    “二少爷,你这是?”

    “没什么,我在想,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不去追求自己的爱情?

    反而沦为叶家的工具人?”

    ‘工具人’这个称呼,直接把以柔这类人贬为没有人性的工具。

    双手扶着方向盘的以柔心中泛起涟漪,“二少爷,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成功,女孩子就像蒲公英的种子,落在肥沃的土地上自然能茁壮成长,可我们这种落在戈壁滩上的种子,要想茁壮的成长必须借助其他力量。”

    “说到底,我不过是想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而已,叶家给了我所需要的一切,我当然得表达我的忠心。”

    此时的叶不凡摸向她的大腿,深情的说:“如果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你是否可以对我表达衷心?”

    以柔没有把叶不凡拉去医院而是把车停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主动的宽衣解带,“二少爷,要想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你必须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我能相信你吗?”

    叶不凡替她把解开的衣领扣上,然后说:“真正关心你的人绝不是替你脱下衣服的人,而是替你扣上扣子的人。”

    聪明的以柔知道林雪为什么死了,她深情的说:“二少爷,林雪已经死了你又来祸害我,为什么?”

    “我们这种没有根的女人就想生根发芽,可我们明知道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你却用最终最残忍的方式闯入我们的生活。”

    “林雪明知道你在利用她,可她仍然阻挡不住你的温柔,最终背叛了家主,这结果难道是你想要的吗?”

    对于这些指责叶不凡坦然一笑。

    “被我利用或者被我大伯利用本质上都一样,林雪之死绝非我的本意,况且我已经替她报了仇,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你该不会天真的让我陪她送死吧?”

    “自己的命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时才有意义,你只不过是一颗棋子,选择谁都必须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人生就是一场豪赌,选择我说不定你就赌对了。”

    扣好扣子以柔确定了叶不凡的底线,他不会为了得到什么而不择手段,但会选择其他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样的人最为可怕,你根本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跟在叶不凡身边这么久以柔都没有看透这位二少爷的百分之一,他从来都没有固定的行程,从来都没有固定的喜好。

    眼角挂着泪水的以柔说道:“二少爷,你斗不过家主所以死的人会是你,你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如果你想保护我,我接受。”

    叶不凡耸耸肩,“一个不愿意对我低头的女人,我凭什么要保护她?”

    此时的以柔突然皎洁的一笑:“二少爷,至少我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你可以欲求欲取,如果我死了,换一个其他女人,指不定比我更加恶心。”

    “放着身边的美人不享用是你的损失,身为女人,我也梦想有朝一日能穿上洁白的婚纱与我相爱的人步入洞房,可这一切不过是幻想而已。”

    “我就在你身边做个安静的女间谍,你也可以娶我,咯咯咯。”

    神经质的以柔不改往日的疯傻,但叶不凡明白她已经与之前有了变化。

    以柔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叶家老爷子,她帮助叶不凡拿着针灸包,看着他一针又一针把老爷子的后背扎满。

    看的她密集恐惧症都已经犯了,这些密密麻麻的小针如同刺猬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林医生则小心的观察心电动态检测是否有意外。

    半小时后,叶不凡将所有的银针一根一根拔出来,林医生看到心电检测仪器上老爷子心跳和血压的变化,已经渐渐的趋于平稳。

    她面露喜色的说:“真没想到传统的针灸之术竟然有如此神奇的疗效,二少爷似乎对于经脉的研究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不凡将最后一枚银针放入针灸包,才对她说:“简单,拜我为师,我就教你。”

    “当真?”

    “当然,堂堂叶家二少爷怎么会欺骗一个女医生,再说不还有她作证吗?”

    以柔苦笑,看来这个林医生恐怕也逃不出二少爷的手掌心。

    这些女人明知道二少爷是个危险的男人,却又不争气的想要得到他的关怀,从开始就注定悲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