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废婿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只能二选一(作者:贫道不贫)
废婿神医在都市 《废婿神医在都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只能二选一

    面对迎面而来的攻击叶不凡不但没有退缩,反倒全身心的迎上去。

    高手之间的较量往往只需要一个照面,就能够断定对手的实力。

    叶不凡吃了对方一拳,感受这拳风的力量确实不小,黑衣人一拳砸中叶不凡并且让他稍稍后退。

    他天真的以为叶不凡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有了这种可怕的想法之后,他和同行之人交换过眼神,再一次左右夹击。

    叶不凡这时拍拍胸口上的灰尘,轻声细语的问道:“我可否知道二位究竟是奉了何人之命来取我项上人头?”

    身材壮实一点的黑衣人说:“叶先生,临死前又何必做这些无谓的挣扎,知道是谁想杀你也只会让你徒增伤感,不如不明不白的死去岂不是更加简单?”

    “你这种说法我并不认同,如果我现在不问,等下你们两个变成死尸我该问谁去呢?”

    两人不在言语,各自手持短刀向叶不凡刺杀而来。

    只不过这回叶不凡并没有被动挨打而是主动出击,以更快、更准、更狠的攻击力让两个黑衣人饱受摧残。

    叶不凡的拳头就像是夹杂着寒风的冷刀,一刀一刀划过他们的脸。

    原本气势汹汹准备取叶不凡项上人头的两个黑人,此时两人已经倒在地上。

    黄小晶听到如此激烈的打砸声,解救了妹妹后联同余燕一道来到这房间。

    三个女人推开门发现两个黑衣人跪在地上,面朝叶不凡,黄小莲此时心中仍是满满的恨意,冲上去便是朝着两个黑衣人拳打脚踢。

    “你们这两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把本姑娘给绑了,现在知道下场了吧?”

    黄小晶则问:“你们究竟什么人?”

    “我叫大图,我弟弟小图,我们是南天盟的人。”

    此时叶不凡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们是刘庭礼请来的人对吧?”

    大图点头,“叶先生说的没错,刘庭礼是我们舵主手下的人,舵主听说他遇到麻烦事,便让我兄弟二人来解决。”

    叶不凡惬意的说:“他遇到的麻烦就是我,你们二人解决麻烦的办法也就是把我给干掉,我以为南天盟全都是不可一世的高手,没想到竟然也有你们这样的怂包,说吧,有什么临终遗言?”

    小图这会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道:“叶先生,我上有老下有小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决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余燕听到这话扑哧一下笑出来,“大哥,麻烦你清醒一点行不行?

    你成佛有个屁用?”

    叶不凡也说:“是呀,一个姑娘都知道你成不了佛,再说你都当了半辈子屠夫,放下屠刀我他妈凭什么让你成佛?”

    “交代一些有用的东西,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们两个留个全尸,否则你们俩就在黄泉路上作伴也好有一个照应,至于上有老下有小,我替你养?”

    大图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如实交代,“叶先生,我们两个是亲兄弟,你放我弟弟离开我什么都告诉你。”

    对于南天盟叶不凡一直有着迷一样的向往,他无时无刻不想把南天盟从上到下每个人都挫骨扬灰。

    这一切都基于南天盟对秦梦涵的伤害。

    这会儿叶不凡直接扔出一把短刀,“谁死自己选。”

    黄小莲没想到叶不凡竟然如此直接且粗暴,目光闪烁的看向身边的姐姐,想出言阻止,可是黄小晶阻止了她。

    她知道,叶不凡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开玩笑,他这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大图看着小图说:“兄弟,我先走一步,事到如今你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出来卖命而已。”

    “叶先生,我希望你放我兄弟一条生路,此后他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我弟媳妇很快就要生产还有80岁的老母,我们过的是刀口添血的日子,今天栽在你的手上我无怨无悔。”

    说完,他跪的挺直向叶不凡磕三个响头。

    额头磕在地板上铛铛铛三声。

    接着便是咬碎齿间的毒药死在当场。

    小图脸色惨白,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面临着如此的绝境。

    叶不凡说:“你大哥刚才说的几句话还算有人性,你们舵主是谁?”

    “叶先生,我们这种级别根本没资格见舵主,我们在京城的郊区的一家安保公司,有专人负责联络我们,刘庭礼也是舵主的手下,其他的我真什么都不知道。”

    接下来足足有一分钟,叶不凡一句话没说,整个屋子安静到可怕。

    最终他叹息道:“带上你大哥消失在我的别墅永远都不要再回来,记住你大哥的话。”

    小图背上大哥的尸体消失在别墅。

    坐实刘庭礼背后的力量后,叶不凡已经失去耐心,他看向身前的三个女人,“你们在此休息,我去会会刘庭礼。”

    黄小晶走出来问:“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刘庭礼如今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如果从他身上得不到更有价值的线索,留着这样的人只会给我制造更多的麻烦。”

    说完,叶不凡纵身一跃,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下去。

    看这矫捷的身姿黄小莲一脸的崇拜,“你们说这家伙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余燕看着消失的背影说:“不知道,我倒感觉叶哥这些日子越来越返璞归真,他已经很少这么愤怒过,你们猜为什么?”

    对于秦梦涵的事情她们所知不多,也就不明白个中的原因。

    小图消失在黑夜里,刘庭礼自信满满的以为大图和小图今天晚上一定能搞定叶不凡,然后他的第二春即将来临。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危机四伏,叶不凡翻过墙头轻轻松松打开别墅的锁,走进客厅。

    餐桌上的百合花正在夜里静静的绽放,一股扑鼻而来的香气让叶不凡忍不住深吸一口,他露出浅浅的微笑,然后向二楼走去。

    哒哒哒的声音,吵醒了刘庭礼的老婆。

    “是谁?”

    刘庭礼身边的女人醒来,刘庭礼接着也醒来。

    他打开床头灯的时候,已经看到房间门口站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