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 第499章 深刻的思想和改变的契机(作者:东林琴音)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499章 深刻的思想和改变的契机

    989渺小和无力

    -医院1701病房外-

    3月日

    21:57 p

    或许,我们真的应该听父母的话呀,父母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现在才意识到,会不会已经晚了呢。

    世界上总有那么多bug,一不小心就踩雷了,根本防不胜防啊。然而,我们的人生还需要继续,脚钱的路虽然看不清楚,但还是需要抬起双腿迈出步伐,不能在一个位置停滞不前,不能一直是重复的犯一个错误。

    我们的人生中总需要这样停下来吧?我们的生活总有需要思考的时候吧,但是我们的思考真的是不全是有意义的思考吧,因为每天都想很多很多无意义的事情,采月知道自己很多时候在幻想。

    有时候幻想没发生的事情,有时候幻想已经发生的事情还可以如何发生。

    确实,世界上存在着很多我们从未期待却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也不代表就是全然的不知吧?采月从自己父母的经历上,她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是全然未知。他的父亲似乎就每一步都走对了,难道他提前可以知道?

    回过头来,她突然想到,自己对于父亲到底知道多少呢,她突然觉得,或许自己对父亲也不甚了解,对于杨徉,自己是不是已经十分熟悉了呢?

    或许吧。

    但是母亲和自己早就说,她不喜欢孩子混淆友情和爱情,他们明显已经到了需要辨别是友情还是爱情的时候了。

    母亲也说,其实你没有办法了解任何一个人到十分的地步,因为人的心思意念非常复杂,人也喜欢在背后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早晨虽然阳光都是新的,但是人的心里的意念却没有更新,人可能还是活在昨天,活在过去,甚至活在悲哀和痛苦中,活在执着和不幸中,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到新的阳光,他们的生命还是昨日的阴霾,这是十分可悲的,但是并不是依靠人的力量就可以改变的,因为人有时候是十分渺小的,是十分没有力量的。

    你靠什么安慰这样的“还活在昨天”的人呢?所以,没有办法。

    靠什么安慰自己呢,采月想到,现在自己反倒是需要安慰的对象了,这真是讽刺,自己没病没灾的,病人都没有抑郁呢,她倒是有些那种倾向了。

    采月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理解那样的人了——什么是抑郁,简单的说,就是心里的缺口或者是堆积无法排解。本来我们的心也需要“新陈代谢”的,但是却因为某种原因这种功能失效了。所以,昨日的东西还在心里,前日的也还在,甚至一年前的也还在,这样的心脏如何会健康,它也需要一个清洁的空间啊。

    采月才发现,因为自己的心里也充满了昨日的悲哀。一期一会、看似偶然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对一个人的一生产生那么多的影响,甚至对一个人的未来方向产生绝对性的影响,这都是为什么呢?采月现在不清楚,但是她知道自己是众多无力者中的一个,自己很柔弱,根本没有办法改变什么,自己在这样的变故里面十分的被动,改变不了秀香,也改变不了那个吴敏硕,甚至都改变不了自己;这怎么办呢?

    还好,秀香的跟踪事业似乎已经结束了,大概这不是跟踪的“不良后果”吧?采月不想现在分辨这个。

    但是,为何在这个时候会想到杨徉呢,大概自己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同,采月觉得这几天的氛围有些不一样,因为杨徉的眼神有些奇怪,为何自己现在会害怕他离开自己呢?采月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依靠杨徉,但是呢,事实上,是不是自己一直在自我欺骗呢?或许吧,采月也不知道,她现在觉得自己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知道。

    是,我不知道。

    是的,我不知道。

    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一种承认。

    也是一种宣告。

    这是一种对自己无能的承认。

    也是一种对敬畏的宣告。

    是的,我们很渺小,我们好像沙子,我们好像虫子,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面,我们是何等的渺小,采月很惊奇,自己在这个时候想到了渺小,之前打电话给老约翰叔叔的时候,她还觉得一切可能都很容易就办到,科学已经很发达,医学已经很发达了,但是经过和他们的交流,其实医学路还远着呢。

    一切的希望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一切的一切,像肥皂泡一样,可采月之前认为那是水晶房子。

    所以,她再次慨叹,对于这个世界,我们能做什么?能改变天气吗?能改变历史吗?我们能改变国家吗?我们能改变自己吗?

    990 行走的魔盒

    -医院1701病房外-

    3月日

    22:00 p

    采月觉得,现在自己的渺小就在于“自己甚至都无法改变自己”。

    人往往觉得,改变自己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别人未必真的听我们的话,但是我们自己总该说的通自己吧。然而,并不是这样。

    采月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很容易“失控”。比如说想发火的事情,结果不了了之,就像上次跑去和陈涛、吴敏硕交流的时候,不知道为何被说服了,甚至是差点被“策反”。还有自己不想生气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不想伤心的时候,也会不能自己的。

    自己已经对自己的自控能力产生了怀疑,是的,以前采月知道自己是一个放纵的人,她虽然顽劣,好在对自己实事求是,知道自己是什么德行,有自知之明(这也是秀香的评论,她也将这个作为自己的一个很大的优点)。但她总觉得,过什么样的生活那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选择,潜台词是,选择权在自己,如果她选了另外的路,比如说——过克制自己的生活,她也能做到。而那是自己的另一个选择,或许是另一个“人生”了。或许,另外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也就是说,她心里觉得,自己有能力控制好自己的一切的,但是现在她竟然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看来,人的想法是会变的。

    或许和最近的事有关系,在秀香身上她看到了人的无奈和渺小,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什么暗中控制我们的力量,那力量高深不可测。完全不可预知。

    就好像系统可以重置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生命一下子缩短了,那已经过去的时间,又回来了。而且系统是如何做到,只重置关系者呢?真是不可思议。

    如果,觉得这样的事情无所谓,那可能大错特错了,采月这几天一直在内疚之中,她觉得自己要改变了,甚至180度大改变,如果觉得这事儿也好玩,那事儿也无所谓,这么做也可以,那么做也ok,那必然变得对什么都不在乎,这样子就可能形成一种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的情况,如果以这样吊儿郎当的态度活着,早晚有一天酿成大祸,或许不知道生命的意义碌碌无为循规蹈矩对人类的危害还小,但是自以为是、大大咧咧,以为纯真可爱、放荡不羁、风流潇洒等等美化自己行为的标签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说白了自己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采月很难这么深刻的剖析自己,大概她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吧。

    我们一下子觉得好玩就认真起来,再荒唐的事情也去做,美其名曰流行;再胡闹的事情也要尝试,美其名曰是自由,所以是不是自己都把自己弄糊涂了呢?

    这样的活法,无形中可能将世界都颠覆了也不一定,可是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根本不清楚,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做的是什么!我们以为自己走的是这样一条路,但是其实走的是另一条。所以说,不能想当然的,也不能糊里糊涂的。采月如今知道,自己真的很无能。自己虽然在极力改变,但是她真的无法变得更好,甚至她很难改变。

    下定决心,不一会,决心就被当成食物吃掉了。

    今天的决心,被明日的食物所笑话。

    虽然想倾其所有去帮助秀香,但是她真的能做到吗?她看到了自己的有限性,也可以说,是科学的有限性。在秀香的印象中,老约翰叔叔几乎无所不能,但老约翰叔叔又能帮自己多少呢,他又能改变多少呢。

    要想恢复如初,还早呢,还早得很呢。或许这一切都无法改变了。采月的心里产生了这件事发生以来的第n次的“十分”的悲哀,这个悲哀每一次在心里蔓延,都被别的事情打断,如今却完整的呈现在采月眼前,那悲哀甚至超过了白日的那些愤怒。

    无关——和吴敏硕无关,和陈涛无关,和杨徉无关,和那个李医生无关,和任何人都无关,这与别人无关,这关乎世界,这既是现实,也是希望。这都是自己的错,她觉得,自己是现实中的潘多拉魔盒,只不过传说中的是只盒子,而她是一个活着的行走的“盒子”而已。

    就像如今采月在悲哀的心情里面,预想到自己最亲密最信任的好朋友杨徉的离开,她不禁在脑海里面极力秒回杨徉离开自己的画面,还脑补他到一个很远的地方,自己不得不和他分离的样子,但是她也认为,就算杨徉去了任何地方,但是自己不可以找到他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