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 > 第188章 下堂妻不好惹(十六)(作者:君子九九)
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88章 下堂妻不好惹(十六)

    女人之间往往一个眼神就可以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的情敌。

    那女子看起来是个活泼动人的,但并不代表没有一点心机,便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她也一眼就看清了言衿眼中故意的挑衅。

    若只是普通的妹妹,又哪来的挑衅?

    女子面色有一瞬间的难看,但很快的遮掩了过去。

    景淮现在目不能视,并不清楚她二人之间的风起云涌,电光火闪。

    只是一边拉着言衿,一边给二人介绍道:“纪姑娘,这位是我的妹妹言衿。衿衿,纪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

    一个是纪姑娘,一个是衿衿,这亲疏之别,简直可以比得上王母娘娘划下来的银河。

    再说,纪萝莺那么亲热的称呼景淮景哥哥,而景淮对他的称呼却是再生疏不过的纪姑娘。

    如此,也明显可以感觉得到,景淮对这位纪姑娘那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言衿觉得这介绍,要是有十分的话,她完全可以打九点九分。

    “原来纪姑娘是哥哥的救命恩人,真是多亏了纪姑娘,纪姑娘心地真好,哥哥真是遇上了一位大善人。”言衿笑眯眯的,发了一张好人卡出去。

    纪萝莺心里面憋闷的要死,面上依旧云淡风轻:“既然是景哥哥的妹妹,那都叫进来坐吧。”

    纪萝莺摆出善良大方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冲着其他的人招招手,然后对着景淮又道:“景哥哥,你用药的时间到了。”

    景淮顺着声音朝她那边看了一眼:“麻烦纪姑娘了。”

    “景哥哥,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你干嘛还这么客气?”纪萝莺扬着娇俏的笑容,想要像言衿一样走过来挽住景淮。

    景淮虽然目不能视,但动作依旧快捷敏锐,直接避开了纪萝莺伸过来的手。

    “男女有别,纪姑娘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在下不能够逾矩。”景淮表情木然的对着纪萝莺,另一边拉着自家的妹妹的手,就进了屋子。

    言衿脸上灿烂得能够笑出一朵花来。

    至于反倒落到了最后一位的纪萝莺,脸上有一瞬间的扭曲狰狞。

    “系统,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和景淮究竟是什么关系?”纪萝莺在脑海中咬牙切齿的问。

    纪萝莺是一位快穿的攻略任务者,接受系统所颁布的任务,攻略每一个位面的大气运者,在得到对方百分之百的好感后,就可以离开这个位面。

    纪萝莺是在一年前来到的这个位面,用了一番手段总算和景淮见了面,在将近一个多月的相处当中,又是救命之恩,又是贴心照顾,可是那好感度就是死活都涨了不上去,到目前为止,依旧维持在百分之十,想必要不是有了救命之恩在,就连这百分之十都没有。

    纪萝莺向来是个自信的,却在景淮的身上连连受挫,而现在又来了一个言衿,不知道是真妹妹还是情妹妹,偏偏景淮所有的行为举止透着和对方的亲密,这让纪萝莺恨得要死。

    纪萝莺原本不将这些土著放在眼里,在她看来,那些跟个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战斗力为零,随便一点小小的挑拨,就可以让这些人丧失理智。

    也就言衿和景淮之间就像是容不得第三个人插足,自动的形成一个包围圈,排斥任何想要进来的人。

    无奈之下,纪萝莺只好转向她的系统那边。

    系统出现了一阵乱麻的机械音,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响起:“宿主,你所面对的这个女人是景淮的义妹,她不是这个位面的土著,同样拥有系统,若是你能够将她解决,即使不能成功攻略景淮,也将得到一万的积分。”

    纪萝莺惊讶的瞪大了眼,要知道她之前呕心沥血的做任务,每个任务都只能得到一千的积分,现在一来就是一万的积分,那不是相当于之前十个位面所做的任务。

    纪萝莺心知这任务肯定十分的艰难,已久咬牙点头,一口同意了下来。

    就算同样是系统攻略者那又如何?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是她的对手的,纪萝莺此刻自信心十足。

    屋子里面,言衿正在问景淮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哥哥,你怎么会突然的失踪?我听说是因为金国那边派过来的刺客刺杀,真的是这样吗?”

    景淮在言衿面前从来没有任何的隐瞒:“金国的人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军营里面有内鬼。衿衿,你在来之前有没有遇见钱副将?”

    言衿笑着回答:“你说的是那个钱刚啊,当然碰见了,他还想找我的麻烦,被我用了一招请君入瓮,给坑进去了,现在梁副将正守着他。”

    听到前半段,景淮心里面一紧,听完之后,他才面带笑容的回答:“只要你没事就好。钱刚,我尚且不确定他是哪一方的人马?但我当初出事,的确和他有关系,他在我的茶水当中下了一种毒药,导致我的内力尽失,双眼失明,最后落到了无回崖底下。”

    景淮原本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也不知那个钱副将送来的究竟是什么毒药,居然还是叫他遭了暗算。

    “果然是他,早在来找哥哥之前,我就有些怀疑,是他搞的鬼。哥哥,只要我们能够顺利的出去,一定要将他背后的人给揪出来。”说到这里,言衿话锋一转,稍稍压低了声音:“哥哥,你觉得钱副将背后的人真的是丞相吗?”

    钱副将是丞相的女婿,听说原本只是个穷苦出身,因为武艺不错,敢拼,手段够毒,得到了丞相的赏识,娶了丞相的女儿,然后才一步一步的爬到了现在的位置。

    就明面上来说,钱副将肯定是丞相的人。

    但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朝堂内外就连京城的普通百姓,都知道钱副将和丞相府之间的关系,一旦钱副将暴露,丞相府不管怎么样都会被牵扯进来。

    据言衿所知,丞相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已经修炼成精,就连当朝的皇帝对上丞相,都要让三分,丞相如此的心机手段,会做出这么明显的事情吗?

    难道是因为他们认定的能够直接的解决掉景淮,中途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闻言,景淮摇摇头:“他是谁的人,只有他亲自开口才知道。”

    说到这儿,门口传来了轻巧的脚步声,纪萝莺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俏生生的喊了一声:“景哥哥,你该喝药了。”

    景淮朝着她那边走了过去,言衿也跟在身边。

    药被放在了桌子上,黑褐色的,带着一股苦涩的药味。

    言衿皱了皱鼻子:“哥哥,这药好苦,要不你再等一会儿再喝吧!”

    “言姑娘,良药苦口,就是要趁着热的时候喝,才不会失了药性。再说景哥哥是个大男人,怎么会怕这点苦?”纪萝莺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看了言衿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言衿坐在景淮的身边,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的摇了摇他的胳膊:“就不,我不想哥哥吃苦。”

    景淮由着她的任性,并没有动那碗药。

    纪萝莺咬紧了牙关,这种任性造作的小女生,要不是在景淮这里有往日的情分在,怎么可能比得了她,而她之前还是高估了她。

    言衿不会读心术,不知道纪萝莺心里面的轻蔑,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能够骄傲自信的说上一句。

    任性,造作,矫情,那又怎样,谁叫有人护着。

    纪萝莺看着景淮动也不动,勉强的笑了一声:“景哥哥要是嫌这药苦,我那里还有一包蜂蜜糖,不如我先去拿过来。”

    话是对着景淮说的,看向的人却是言衿。

    言衿立马的扬起大大的笑容,乖乖巧巧的,又发了一张好人卡出去:“纪姑娘真是大好人,那就麻烦纪姑娘了。”

    纪萝莺嘴角抽了抽,面上不动如山,心里面火山喷发,强压制住暴打言衿一顿的冲动转身离开。

    纪萝莺离开之后,言衿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哥哥,你这段时间喝的都是这个药吗?”

    景淮不明所以,点点头。

    景淮看不见,也就没有发现言衿此刻的脸色沉的难看。

    言衿说不上是什么神医,但是也粗通一些医术,再加上她的嗅觉灵敏,往往可以嗅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碗药表面上来看,的确是一碗疗伤的好药,但是在灵敏的嗅觉之上,言衿却可以发现里面多了一位药引,不仅不能够让景淮眼睛的伤势完全的愈合,而且还会降低愈合的速度。

    景淮眼睛失明,是因为钱副将当初在他茶水当中下的毒药,以及掉下无回崖的时候,脑袋上遭到的碰撞。

    前者因为景淮体质的原因,体内的毒药已经被融化掉,而后者,想要清除脑袋中堵住了视觉神经的淤血,靠现在这种药的话,只怕还需要个一年半载的时间。

    可是景淮若真的在这下面呆个一年半载,等他重新回去的时候,只怕军营里面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甚至于还会引来皇帝那边的反感。

    言衿可以猜得到纪萝莺这么做的原因,为的就是拖延时间,好让她能够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成功的攻略景淮。

    想到这里,言衿心里面冷笑了一声。

    这笔账她会好好的记着,等出去后慢慢的算。

    言衿起身端起那碗药,直接倒到了外面。

    等纪萝莺在回来的时候,那碗里面已经空了,言衿对着空了的药碗,笑得十分欠揍的道:“纪姑娘你走的速度太慢了,哥哥的药都已经喝完了。”

    纪萝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并没多说什么。

    纪萝莺心里面现在严重的怀疑,这个言衿就是故意的折腾她。

    “纪姑娘,这段时间多谢你的帮忙,以后你若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在下一定万死不辞。”景淮站起身,客气的带着几分感谢的说了一句。

    纪萝莺想要去碰他,又像是顾及着什么,失落的收回手,那失落的小眼神真的是看得让人于心不忍。

    只可惜景淮看不见,言衿看见了当没看见。

    “景哥哥,你何必这么说,这段日子以来我以为,我们至少已经算得上是朋友了,难道朋友之间也要这么客气吗?”纪萝莺故意的退了一步,大方的说道。

    景淮置若未闻,紧接着道:“我妹妹已经醒了过来,在下打算今日就离开这里,纪姑娘以后你若有事,尽管去宿城的将军府,我会托人为你全权办理。”

    纪萝莺一下子咬紧了唇:“景哥哥你就要走了吗?那我呢?”

    “萍水相逢,在下不敢过多的打扰纪姑娘。”

    “你认为是萍水相逢,可是我却不怎么觉得。”纪萝莺倔强的说,“既然你要走,我也不拦着你,只是你眼睛上的伤,短时间内还无法愈合,我必须和你们一起离开,你就算不把我当朋友,你也是我的病人。”

    娇俏灵动的女孩子倔强起来,格外的迷人。

    换做是旁的男人,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这么说,早就举手投降了。

    偏偏景淮有一颗石头做的心,面对除了言衿之外的其他女人,别说是融化,没有主动的驱逐,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景淮想要拒绝,这救命之恩,他会回报,但他不可能麻烦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姑娘一直跟在他身边。

    就在这,时坐在景淮旁边的言衿拉了一下他:“哥哥,纪姑娘都这么说了,那就让纪姑娘跟着吧。这里就纪姑娘一个女子家的,一直住在这里,太冷清了,不如一起去外面看看。”

    景淮明白他的小姑娘不是这么大方的性子,这么说必然是有其他的原因在。

    不免想到了之前言衿问他喝的药的时候,于是沉默的点点头。

    言衿当然不可能这么大方,原因不过就一点,敌人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呆着,总好过,在不知道的地方使坏要好。

    攻略系统的任务者,言衿也想要看看这个任务者究竟有几分本事。

    更别说在这个任务者出现的时候,言衿脑海中又冒出了几个疑点,还需要对方好好的解释解释。

    话这么说好了之后,一群人几番准备,午饭时间刚过,就向着另一头的黑树林出发了。

    找到了人,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要轻松一些,没有了心理压力,速度上就更快了。

    在当天傍晚,言衿景淮一行人就回到了将军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女主是天道他亲闺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