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警草小甜枣 > 正文 第513章 我们输不起(作者:百里砂)
警草小甜枣 《警草小甜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513章 我们输不起

    安恬欣正想问这个问题呢,这一下子就不用问了,默默的等着听。



    路队续道:“但并不是,她显然一点都不怕死,甚至很享受这个过程,如果我们的戏,唱的不能叫她满意,我猜,一定会有极其严重的后果,例如之前周局说的炭疽。”



    他加重语气:“我们绝对输不起!”



    周察微道:“所以,我们要继续演下去,但是在过程中,可以从她口中套话?”



    “对,不止是套话,”路霄峥习惯的打了个手势:“这一层皮,绝不能脱,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展现出的,属于警察的特质越多,她就会越开心,越喜欢。但是,你们一定要明白,一昧的让她开心并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她很可能会因此,设法让这个‘游戏’玩的更有意思一点,对一个变态来说,她为此会做出什么,很难预料,还是那句话,我们输不起!”



    他顿了一下:“而且,对方那里,还有一个不可控因素,就是那个与她意见相左的‘搭挡’,所以还是要谨慎再谨慎。”



    周察微道:“可是我们的小猫呢?”



    路霄峥眼神一凝:“说起小猫,他对小安摇头,应该就是在让我们不要动叶望君,因为有叶望君在,才能保护这些人的生命。而且关于他,我有一个猜想。”



    大家都等着听呢,他却不说了,道:“先这样。我估计明天能跟那位来一个视频通话,先看看情况,再说其它的。”



    唐早淡淡的道:“因为她展现出了极其臣服的姿态,这中间暴露了她对峥哥哥的心境,所以峥哥哥就对症下药,果断出‘手’,效果拔群……这个峥哥哥怎么不说说呢?这也是很重要的呢!为了正义贡献了色相呢!都不用静好什么事儿,峥哥哥自己就门儿清,好厉害好棒棒的呢!”



    路霄峥听的连连失笑。



    周察微道:“其实我觉得视频不视频的,又有什么意义呢?对方明显是处于一个失去自由失去通讯的环境之中。”



    路霄峥道:“行了,赶紧走吧,都说了先这样,还叨叨啥呢?”



    周察微扶额。然后他拉起了安恬欣:“走了宝贝儿,我们就不在这讨人嫌了。”



    两人走了。



    路霄峥过来哄媳妇:“媳妇儿?”



    “你别说话!”唐早生气的道:“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要生气!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你别说话!”她把他的脸推开:“也不想看到你!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路队啧了一声:“那行吧媳妇儿,那老子继续用绝对干净的大兄弟伺候你怎么样?”



    他随手抱起她,扔到床上:“从开始到现在再到将来,干净的老子都不敢相信!”



    她瞪大眼睛:“很遗憾啊路队!”



    “不遗憾,”路队直笑的胸腔震动:“这是老子应该做的。”



    这边都进入体力运动时间了,周察微两人还在脑力运动。



    虽然路队说了室中可能没有监听,但两人还是又检查了一遍,然后按着习惯,洗了澡凑在一起小声说话。



    安恬欣道:“你说,头儿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紧张呢?”



    周警官笑道:“因为不紧张,才会冷静。”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周警官笑着还没说话,安恬欣自己说了,“哦,漫长的刑侦生涯中练出来的。”



    周警官笑道:“可能是从小就练出来的,入职即老大,出道即巅峰。”



    她问:“那他要视频,是为了什么?”



    “很多,尝试定位,看看那边的情形,看看那人的状态,然后过程中随机应变,但能不能得到或者传达出什么信息,又或者能不能沟通商量什么计划,很多很多。”



    他顿了一下,有点深思:“我在想,关于叶望君,你看她展现出来的痴迷和崇拜,那种病态的喜欢,按理说,那位高队,但凡有头儿一半的情商,控制她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对啊,为什么?”



    周察微道:“不知道,不确定。”



    他看了看粉白娇软的小女朋友,雪雪的小肩膀漂亮到发光,他忽然向下滑,贴着她耳朵问道:“宝贝儿,你说,头儿和唐姐,现在在干什么?”



    要知道,安警官是一个脑补天然带画面的人,她当时脸就红了,他笑眯眯覆上,双手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却是唐早回答的:“你们没听过吗,人生八苦,爱别离、求不得……叶望君是天才少女,别人还懵懂的时候她就知道很多了,她因为日光过敏不能出门,看着有活力的高成峥上上下下,他对她来说,应该是阳光一样的存在,这种执念本来就很难消除,爱而别离,求而不得,又加重了这种执念。”



    “但是再深想一下,她无数次看着高成峥从她面前‘离开’,但是她只能站在门后头看着,不能跟上去,什么都做不了,这种心情,对她不可能没有影响,所以,我在想,她对付高成峥,很可能是用‘囚禁’的方式,她说的‘口袋’就能证明这一点,而这种囚禁,很可能是隔离的,她可能是基于害怕或者种种原因,与高成峥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所以她对……”



    唐早说到这里,狠狠的瞪了路霄峥一眼:“所以她对于肢体接触的反应才这么大。”



    安恬欣恍然:“所以,处于囚禁状态的高成峥,因为不能直观看到她的反应,就很难了解她和控制她。”



    唐早点点头:“对。”



    周察微道:“嫂子一鸣惊人啊!”



    路霄峥笑道:“刚来的时候经常抢老姜的活儿,厉害着呢!”



    唐早看都不看他:“呵呵!”



    但吃醋归吃醋,干活不耽误,唐早又道:“我猜路霄峥下一步的目标,是要让他自己,做为叶望君的新目标,对于此时的情形而言,要把我们这些人抓走关起来,总比把一些人放出来要难的多,只要能确定他们是安全的就可以。”



    路霄峥道:“嗯,我媳妇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唐早:“呵呵!”



    大家商量完了,下楼吃饭。



    但是并没见到叶望君,一直到吃过午饭,她才笼着裙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路霄峥就坐在亭子里,舒开长腿,姿态闲适,却并没有迫切的迎上去,只是非常淡定而闲适的看着她。



    就像睥睨天下的君王,看着一个卑微的草民,掩不住的距离感,却披着“礼贤下士”的外衣。



    在这样的视线面前,叶望君的呼吸都急促了,看着他的眼神简直要出水:“峥哥哥。”



    路霄峥淡淡道:“怎么样?”



    这种口吻,非常微妙。



    如果你的答案让他不满,他会非常的不快。



    即便此时,你还不知道让他不快会发生什么,可是在这种隐形的压迫感面前,却会不由自主的效忠和臣服:“当然可以,可以视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