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迷姝 > 第253章 来的是他(作者:默姬)
迷姝 《迷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253章 来的是他

    方才的紧张,都在何贵妃恍如无事的谈笑间化解了,无人再理会。



    齐瑶看着何贵妃跟皇后皇帝聊家常,眉眼间的恭敬妥帖,轻松自如,心中暗叹,何氏能在后宫活到现在,还生育儿子,果然不是常人。



    她的这个本事,才是于无声处听惊雷。



    到底深宫多年,夹在沈氏的强势、皇帝的无常中生存下来,哪里能是个简单的与人无害的人物?



    今日之事,纵然她重生归来,也是万万没有料到。



    上一世,就是安王跟卢斐龄被人发现“偷情”,报到太子处,太子虽然震怒,却也在皇帝面前几次三番想“遮掩”过去,不料皇贵妃以替他整肃府务为名,非要亲自询问,闹到皇帝那里,最终还是将安王给揪了出来。



    皇帝气急,却也不想闹大,谁知卢斐龄苦求,说安王已答应替她赎身,自己不愿再堕入下九流,还说自己对安王恋慕已久,今生不能是他的人,而已绝不再唱戏谋生,不如求死。



    这才暴露出她戏子的身份。



    听了卢斐龄的陈情,皇帝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不久,传来安王被夺了一切差事,身份连降三级,自此不再踏入朝堂。



    可这一次有些变故,卢斐龄突然骗她入水亭。



    明知是陷阱,她也踏了进去。



    等到又菱饮了茶被迷倒,她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安王。自然,她也是有些准备的。虽然不足,但她自信足以将安王撇清。



    可先进来的是魏小公爷。还是从临水一侧的窗外翻进来的。



    魏小公爷突然出现,也来不及解释,只叫她快走。



    齐瑶不肯。



    “那小戏子是故意骗你来,要。。。。”



    “要坏安王名声,以我来陪葬。”齐瑶淡定的回答。



    魏小公爷愣了,“那你还不走?”



    齐瑶摇摇头:“小公爷,布下此局的人,今日是志在必得。躲得了水亭,必然还有后招。”



    以她对太子的了解,怎么可能只设一个局?肯定有后手。



    可上一世萧桢在水亭就得手了,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后手。



    既然躲不过,那还是就在这里了结的好。



    她要帮安王,可她的先机,只是提前知晓上一世发生的事情,其他的,她刚刚重生,还没有足够的人手和能力可以逆天。



    “你既然来了,就帮我个忙。”齐瑶忽然开口,附耳跟魏小公爷交待了关窍,又让他原路返回。



    如果不是魏小公爷,匆忙间,她只能尽力替安王解难。可魏小公爷的出现,让她有了更多的机会。



    水亭里,有一个暗格。



    她进来后,已经检查过了。



    暗格是卢斐龄上一世凄惨离世前告诉她的。



    上一世,安王怎么可能进水亭而不察?看见卢斐龄在,即便酒多,也有足够的力量甩掉卢斐龄,夺门而出。



    所以,水亭里,早就布好了一个暗格,卢斐龄先藏了进去。



    等安王进了水亭,酒醉口渴,必定要饮茶。



    茶水里已经放了引人昏睡的迷药。



    若是安王警惕,不饮那茶水,事先在水亭里布置好的烧水的炭,又会将一种迷药和春药药缓缓释放出来。



    那水和炭,都已放了药。水亭临水冰寒,放在那里烧煮茶水的炉子,自然最为合理,也不会引人注意。



    所以,重重的机关,安王躲无可躲。只有入彀被冤。



    又菱喝了茶,又闻了许久的炭气,两三个时辰醒不过来。



    齐瑶刚将又菱塞进暗格。正要浇水灭炭,外面冲进了四个男子。



    为首的,那道剑眉齐瑶十分熟悉。一旁,两个宦侍扶着一个瘫软的男子。



    “八皇子,这是?。。。。”



    乍见到隐隐震怒的八皇子,齐瑶倒没慌张。



    世人都知道,何贵妃偏爱小儿子安王,唯独厌恶手臂有疾的老八萧澈。



    故此,八皇子跟生母何贵妃素有隔阂,也因此,八皇子跟九皇子也素习不睦。



    老八因自己臂断残疾,不愿与人交往,是以在整个后庭前朝都对他很陌生。



    但事实上,重生回来的齐瑶知道:老八萧澈,才是整个后宫最清醒,也最能忍耐的那个人。



    他以有疾为理由,闭门不出,跟任何人都不来往。



    表面上,他是幽闭的,性格怪异的八皇子。



    可暗中,他请了江湖上最有名但武侠宗师,以长随之名蛰伏在身边。到了日暮,便在冷宫最深处一个废弃的戏台练功,从断臂后一年便开始,现在已经赫然一位功夫高手。



    他从来没有自怨自艾,没有自暴自弃。



    上一世,他一直在暗中护卫安王周全,安王却毫无所知。



    可惜功亏一篑,到底安王还是被太子算计了。



    那以后,八皇子萧澈将对太子的恨意深藏起来,请命到北离督军,早早离开了朝堂纷争。



    上一世的后来,他纵容太子跟北离的往来,收集了太子跟北离为数不多的书信。



    只是到自己惨死后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自己上一世有孕后,萧桢以养胎为由,要她静养起来,所有这些消息便得不到了。



    。。。。。



    萧澈今日格外警惕。他总觉得太子今日之宴颇有蹊跷。



    即便封了太子,可萧桢不是如此招摇之人。也没有道理,突然对一众兄弟,尤其是老九亲近起来。



    难道刚当了太子,为了给自己立名,让世人看看,什么是兄友弟恭?



    这个世上,谁都可能被萧桢儒雅和善的外表迷惑,只有萧澈不会。



    不,曾经他也会,那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对这个总是从容不迫,对他们兄弟爱护有加对哥哥极为仰慕。



    所以,他忽略了父皇抱着自己一脸疼爱时,三哥萧桢的阴郁眼神。



    那时他还小,三哥的阴郁也总是一瞬即逝。



    他不明白为什么何妃总是匆匆把他从三哥那里领走,每次玩的正开心,何妃的人,或者是何妃自己,便会突然出现。



    直到有一次,父皇病了,太医说病情来势汹汹,不得离人。何妃便衣不解带,日夜服侍御前。



    没有何妃拦着,他找了机会就去寻三哥玩。



    三哥哥很忧郁,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冷冷的。



    萧澈以为三哥哥跟自己一样,在为父皇担心。他缠了一会儿,三哥哥也不怎么说话,觉得无趣,便要走。



    这时,三哥哥叫住了他。



    答应教他一直想学的双陆。



    后来,几个宫人进来,拿着几个纸鸢。



    三哥哥便要跟他们出去。萧澈嚷嚷着也要跟去。



    三哥哥迟疑不肯。说这个是为了替父皇放的,纸鸢放走了,病气也就带走了。



    只是,纸鸢要放的很高,飞的很远才行。



    所以,他们要去宫墙去放。而宫墙太高,很是危险。所以,不能带八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