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明夷于飞 > 章节483:贪酷(作者:李写意)
明夷于飞 《明夷于飞》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章节483:贪酷

    静静的站在潜九兑阳转魂阵的石台粉末当中,容与的表情淡定冷肃。

    这下,似乎一切才是正常的。

    龙渊诡谲危险,可容与却有了一种能够顺畅呼吸的松弛之感。

    背后那双暗中窥视的眼睛,终于合上了。

    在极堃殿所在的翼洲,甚至和翼洲隔海相望的虞洲和应州,容与也从不敢放松片刻。

    他很难判断,彼时彼刻,大宫主是否在暗中对他进行窥视。

    大宫主总是会忽而出现,飘忽不定。

    就仿佛,他随时会在容与的身后,静悄悄的对他暗中凝望。

    也许,这就是大宫主的另外一种操控手段,他让容与时时刻刻的精神都处于紧绷状态,不敢有半分异动之心。

    可人的心,又怎么会因为可能出现的监控而妥协。

    从血莲流征那晚之后,容与就不断通过一些故意疏漏的细节,才反复测试自己被监控的细节。

    大宫主的诡异身形,可以随时随地出现在任何地方。无论他用什么阵法和防护,都没有办法检测出来。

    倘若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如果他没有看到,就不会知道。

    他只能看见自己做和说的事情,至于自己想的,灵力走向和神识,他是感应不到的。

    他看不见被障眼法藏起来的动物和东西;

    他没有嗅觉,但是有听觉和视觉。

    他不是真正的大宫主,而是某种可以被大宫主附体的道具……

    容与测试的这些东西,可以说耗费了他极大的心神,甚至也冒了绝大的风险。

    可正因为容与逐渐琢磨出了这么多“替身”的漏洞,他开始有了摸索的方向。也许大宫主的这个替身,他不是元炁大陆的功法,而是——虞渊大陆。

    虞渊大陆的消息,在整个全炁大陆被遮掩的紧密异常。唯一可能存有记录的,则是八大宗门的内阁书院中。

    按照容与正常的身份,他自然没有办法在不惊动大宫主的情况下去探查虞渊大陆的情况。

    可偏偏,大宫主分身乏术,把最初考核姑射山人令的筛选和任务布置的权限,全部交给了容与。

    只要能在其他宗门挑起事端,闹得各大宗门鸡飞狗跳。

    是给长老下泻药还是放飞护山灵兽,这些近乎顽童嬉闹的琐事,大宫主自然无暇监管。

    容与在各种看似胡闹的任务中,渐渐夹带了一些他自己的需求。譬如:找到关于虞渊大陆的古籍内容,并撕毁原文……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昆仑的太玄书阁真卷集卷中,竟然夹带了一份极为详细的,关于御离门的记载。

    御离门乃是虞渊七大魔宗之一,以骨器和符阵见长。他们宗门的高阶傀儡术中,有一门神秘法门叫做幻真傀儡术。

    这幻真傀儡是极为诡谲高级的傀术,它可以被收纳在芥子空间,在修士神识操控的范围内忽然出现和藏匿。

    在看到幻真傀儡的那一瞬,容与就破解了大宫主那真真假假的把戏。

    可惜昆仑那份对幻真傀儡术的记载并不特别详细,只说它:顾盼生辉宛若真人,真假莫测难辨。且行踪诡谲突兀,可做监听监控所用,极妙。甚惜不可超脱神识所控范围,且狭路相逢,神识高者可返控之。

    按照昆仑太玄书阁中的记载,倘若遇到幻真傀儡,同阶修士之间是可以争夺对幻真傀儡的控制权的。

    有那么一瞬,容与真的幻想过自己能够操控傀儡反杀过去……

    大宫主早已到了化神至臻的境界,外加上他那些来自虞渊的诡谲手段,恐怕同为化神的仙君,也没有几个人会是大宫主的对手。容与这个念头刚刚兴起,就如同雪花遇到烈焰一样消褪了。

    幻真傀儡相关记载给容与带来了极大的启发——大宫主最让人感觉惊怖和莫测的地方,就在于他所掌握的各种功法,诡谲神秘。

    不仅闻所未闻,而且带着各种狠厉阴毒的鬼蜮手段。

    可随着容与对虞渊大陆情况了解的越多,却逐渐的在大宫主各种手段中通通发现了虞渊的痕迹。

    无论是鬼见愁的言咒,还是仿佛一直可以隔空窥视的幻真傀儡,还有魔偶人修的炼制,它们似乎都来自虞渊大陆。

    一旦知晓了这些术法的具体手段,大宫主那些看似恐怖诡谲的手段,也逐渐变得寻常起来。

    也许依然让人会警惕惊觉,却没有那种完全被掌控,丝毫无法抵抗的精神压力。

    就拿大宫主总是忽然出现又消失的行为来说,倘若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就会时刻提防对方是否在监控自己,不敢行差踏错半步。

    可一旦知晓了是幻真傀儡术,那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

    幻真傀儡术是可以从芥子空间显露和藏匿,但是它却没有办法大范围的移动。

    能够显现身形,也是因为对方提前把傀儡布置到了指定的位置,且本尊距离傀儡的位置,不会超过百里。

    所以倘若忽然去到一个连自己都毫无预估的,完全随机随性的地方,那么多半是没有办法提前安插傀儡的。也就避开了无时无刻不在的监控。

    这也是大宫主喜欢忽然传讯给容与,直接安排让他去处理加急却隐秘的任务后,又指定他去某些秘密驻点休息的缘故。

    只有这样,大宫主才能确定容与在何时、何地会出现,进而故作玄奥的安排傀儡,不断震慑容与。

    龙渊,就是一个大宫主绝对没有办法通过幻真傀儡进行监控它的地方。

    这也正是容与敢直接破坏转魂阵的根本原因。

    能背着大宫主去筹谋自己的事情,这让容与不仅为自己未来进行救赎的安排,更有一种战栗的兴奋感。

    容与知道大宫主在布一个绝大的局,可大宫主的真正目的,却从未对容与讲过。

    据容与暗中观察,大宫主其实主要针对昆仑,可其他宗门也并没有放过。

    大宫主并不针对特定的灵药、灵植或者法宝之类的,他更希望看到所有的门派分裂,互相内斗,然后都来请求极堃殿作为仲裁者,予以评判。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容与百思不得其解。

    倘若让容与猜测,他觉得大宫主似乎要从内部摧毁昆仑,最终实现他筹谋了上百年的“宏伟计划”。

    可这计划到底会是什么?

    容与只是隐隐有一种感觉,也许这个计划,多多少少,可能还跟自己有点关系。

    自己的身上,一定有什么地方是特殊的。

    容与曾经无数次的反复检查自己的灵脉和体内所有的灵窍,却并没有发现大宫主操控修士们常用的言咒的痕迹。

    然而容与并不认为,这是大宫主对自己的信任和网开一面。

    相反,容与觉得大宫主在他身上,应该有着更为隐秘的操控手段。大宫主有时候看容与的眼神,让他非常不舒服。

    那眼神很深很深,仿佛一道道粗粗的绳索,紧紧的缠绕在容与身上,让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修士可以通过打坐来替代睡眠。

    为了尽快的提高修为,容与很少睡觉,都是通过打坐来进行休息的。

    可有一天在静室当中,容与却在打坐的时候做梦了。

    容与梦见自己变成了只脸盆大小的青蛙,在开满巨大莲花的池塘中快乐的畅游。水波清澈,荷叶蹁跹。

    青蛙容与从未有过的快活,在大雨中跟七彩鲤鱼竞技游泳,在彩虹下跟白鹭一起凌空穿越。

    全部都是快乐的事情,青蛙容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人族修士。

    就在它最为开心快乐的时候,忽然有青蛙容与无法动弹了。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条通体黑色的大蚺正紧紧的缠绕在它的身上。

    青蛙容与拼命的挣扎,可大蚺的力量怎么可能是青蛙能够抗衡的?!

    青蛙容与感觉自己越来越窒息,它奋力的挣扎,却只能被一点点收紧,全身的骨骼都一寸寸的碎裂开来。

    就在青蛙容与绝望挣扎的时候,那漆黑的大蚺忽然扭过巨大的头颅,宛如盘子大的暗黄色双眸,牢牢的盯着青蛙容与。

    眼神里充满了向往和垂涎的神色!

    容与被那大蚺盯着,内心涌起了极度的恐慌,惊惧之下,他骤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发现在自己独处在静室当中。

    可梦中黑色大蚺的神情,容与分明在大宫主的眼神中见到过。

    大宫主有时候凝视着他的眼神,就跟梦中大蚺看向青蛙的神色,几乎一模一样。

    在清醒的时候,容与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大宫主——自己的师尊,会对自己隐藏着垂涎和饥渴的神色!

    容与反复颂念着清心诀,试图可以压抑克制对大宫主的恐惧之感。

    然而他却无法忽视,大宫主那越来越露骨的神色。

    大宫主看着自己,就仿佛在看一株就要成熟的灵植,期待中带着残忍的渴望。

    大宫主,究竟想从他的身上拿走什么呢?!

    容与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样的契约和魔蛊,他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摆脱大宫主的追击。

    更何况,天魔女还在敛星洞。

    蝼蚁尚且贪生,容与不甘心自己按照大宫主规划好的宿命,就这样走下去。

    姑射山人真令,是容与能找到的一丝微弱的生机。

    在八大宗门笔记里,有的门派记载了姑射山人令的由来,它是正一道门白氏女所创的天阶宝器;

    也有人认为,九令合一的姑射山人真令合体后,就能破开所有宗门护山大阵的“钥匙”;

    甚至也有传闻,姑射山人令乃是破除魔界万神点将牌的最强攻击法宝……

    容与在操弄姑射山人令挑拨各大宗门弟子内斗的时候,趁机彻查了所有关于姑射山人令的秘闻和资料。

    很多资料,是独版绝版的。却被大宫主用了手段弄来,外面早已经无法查看了。

    关于姑射山人真令的记载,各大宗门的传承既对,可也不全对。

    那些被记录下来的资料,多半都是真实存在的。

    包括姑射山人令乃是由正一道门的白雪冰所创,它亦曾经是摧毁离殃尊万神点将牌唯一的法器,这个说法是真的;

    后来姑射山人令被各大宗门所瓜分,也是真的;

    姑射山人令能开启宗门护山大阵,还是真的。

    可它们却都不是最核心的真相。

    姑射山人令其实不是什么天阶宝器,它之所以如此强横,是因为白雪冰以她极为罕见的天资天赋,跳出了传统符和纹的概念,提出了筹的理念。

    姑射山人令真正的核心——是筹器。

    符,乃是天道抽离出来的力量。

    纹,则是符的载体。

    百万年的时间长河累积,无数的修士洞察天象,观测水纹火影,就是为了能把它们中的符提炼成纹,并为修士所化用。

    这也是功法最初的演化。

    可筹的概念跟符文完全不同,它更多的是反其道而行之。

    就好像自然之火,可分为雷火、磷火、山火、地脉之火和五行灵活等等。修士们需要通过漫长的观察和总结,才能抽离它们的符文,并把符文和灵力结合,学会操纵和掌控这些火系法术。

    筹和符的概念,截然相反。筹更像是把所有的火系法术和符纹全部都叠加在一起,然后不断的推衍和总结,并直接找出火系法术的共同点和不同点。

    然后推断出哪里是符文关联中最为脆弱的部分。

    这些脆弱的地方,是所有灵力互相制约,相生相克的节点。

    而那些可以融合和灵力推衍的地方,又是全新的灵力组合。这相当于说,筹甚至可以推衍出自然界完全不存在火焰,比如水火、空火或者磁火……

    理解了上面的例子,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姑射山人令能够打开所有门派的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的核心就是符纹,姑射山人令只不过是找出了它们最为脆弱的结点,然后钻出一个漏洞,就可以直接破解了。

    姑射山人令破万神点将牌也是同样的道理,它筹算了万神点将牌召集统领阶的魂纹,直接破解了各种魂纹组合反灌回去,导致点将牌最终被自己的魂纹叠加给撑破了。

    当然,在真正的道统之战中,那斗法的情形要复杂并危险无数倍。

    可通过这样的提炼简化,却能更好的说明姑射山人令的原理契机。

    容与在门派当中的故纸堆里,找到了关于姑射山人令的各种孤本和卷宗,细细的反复研读后,方才真的意识到姑射山人令的伟大之处。

    这也是后来为何正一要想方设法把姑射山人令拆开的缘故 ,它简直天生的克制了正一的道门根基。

    这些琐碎的信息是完全被打散后,以孤本的形式散落各地。哪怕被极堃殿搜集到一起后,也依然凌乱琐碎,且堆积如山。被压在宗门浩瀚的卷宗当中,毫不起眼。

    容与不知道大宫主是否看过姑射山人令的这些卷宗,反正他在看完之后,把其中最为核心经典的卷宗藏在了乾坤戒在中带了出来,悄悄的销毁掉了。

    姑射山人令的筹能破天下所有的符文禁制,那其中也一定包含了敛星洞。

    这世上共有九枚白雪冰炼制的姑射山人令,也就是所谓的真令。

    而其中的一枚,就在龙巢。

    为了天魔女,为了自己的一线生机。

    容与一定要把九枚真令都弄在手里。

    哪怕,让这龙渊从此洪水滔天,再无宁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