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朱三丫的选择7(作者:游7)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朱三丫的选择7

    cpa300_4();    赵老太太的离世仿佛一盆夹杂着冰渣子的水狠狠的泼到朱三丫的头上,让她从重生的喜悦中清醒过来,猛然想起儿子那个红颜知己。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huge.co

    卧槽

    说不定两人已经搭上了。

    两世,朱三丫都不知道一向老实本分的儿子为什么会背着家里的老婆在外面找真爱。

    孙芳草

    是,长得没佩儿好看,身材干瘦,也不会打扮。

    关键,家里穷呀

    一分闲钱都没有,连个锤子都买不到,打扮个屁。

    俗话说,娶妻娶贤。

    孙芳草的勤快能干,对男人掏心掏肺的好足以弥补她在外貌身段上的不足,恩,再过不久家里就要添丁了,朱三丫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再提醒一下儿子,于是在吃过晚饭后,她让孙芳草去厨房洗碗,把儿子喊到房间。

    “刚子,你最近咋回来得晚了活很多吗”

    问道。

    骆刚是个没心眼的,只以为母亲单纯的关心他,便说道,“娘,我没事,在外面多跑跑说不定就能遇到一单生意,多赚点钱总是好的。”

    “恩。”

    朱三丫点了点头,看着骆刚,“也是,多赚点钱,好留着给我孙子花。娘前几天带你媳妇去看过大夫,大夫说了,再喝两副药,身体里的寒气就能去了,等明年这个时候,你就有儿子了,娘呀,就能抱孙子了。”

    想想都有盼头。

    也是在变相的提醒他,你有媳妇,马上还要有孩子,身上负担大的很,不要在外面浪。

    说到这,心里又埋怨了孙芳草一通,真是的,连自己的男人都栓不住,还要她这当婆母的来帮忙,试问,谁家婆母有她这么好的。

    哔狗

    骆刚心里一咯噔,心虚的把脸撇到一边去。

    “娘,我知道了。”

    就要出去。

    朱三丫叹了口气,道“刚子,娘是为你好,咱家里穷,拼命才勉强能活下来,若是条件好点,你不说,娘也会为你娶个二房的。但也必须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那钩栏里的女人,太脏,谁知道她们跟过多少的男人。”

    “前门胡同姓王的那个杀猪匠,上有老下有小的,几年前迷上了一个歌舞厅的女人,那女人是漂亮,还识字,还会唱歌跳舞,杀猪匠挣的那点钱全花她身上了,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儿呐,娘知道你是个本分的,但保不住外头的女人花言巧语骗你”

    从房间出来,骆刚神情复杂,躺在床上难以取舍。

    就像前世一样,蒙在鼓里的始终是孙芳草。

    是。

    骆刚遇到了一个人。

    女人。

    很漂亮,身材特别好,总是穿着旗袍手拿团扇靠在胡同口对着过往的路人男的娇笑。

    就笑。

    别的什么都不做。

    遇到有人搭讪的,两人便调笑几句,没了。

    没了

    骆刚后来才发现,是他太单纯。

    春寒料峭,虽然太阳挂在空中,但那阳光也是冷的,一阵风吹过,仿佛把寒气吹到了骨头里。

    直打哆嗦。

    棒棒儿的生意一直不好,骆刚那几天在给一个仓库里下货,扛一次能得一分钱,每天累成狗,瘦弱的肩膀几乎被压垮,能有三毛钱的收入就很不错了。这活很累,但抢的人很多,这世道,有活干就够了,没活只有饿死。

    累

    做什么不累。

    人呐,就这个命。

    骆刚干的就是体力活,他当棒棒儿,在码头守着,其实赚不了多少钱,有钱的都有专车跟仆人,要不就是坐黄包车,舍不得车钱行李又多的才找棒棒儿。只是,行李有轻有重,可都不如在仓库里搬货重得这么平均。

    他觉得自己快要累死了。

    那天,在经过某胡同口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走到旗袍女人面前,然后,进了她的院子。

    恍然如梦。

    骆刚躺在厚厚的暖和的炕上,睁着眼看头顶粉红色的帐子,枕头上有难闻的汗味儿

    他,遭了。

    脑子里闪过老娘媳妇的脸,慌张的从炕上爬起来,也记不清旗袍女人到底说了什么,在口袋里胡乱一抓,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手心,隐约还留有软玉温香的细腻温柔。

    他恍恍惚惚的回到家,才发现,兜里空了。

    今天赚了一天的辛苦钱全撒在旗袍女人的炕上了。

    卧槽

    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吃了饭洗了脚就躺下了,直到半夜都睡不着,脑子里是某个妖娆妩媚的身影。

    有一,就有二。

    骆刚原想着那天是意外,但脚步总是不受控制的往胡同口走,旗袍女人招一招手,他就双眼迷离像被什么蛊惑了一般,飘了过去。

    恩。

    再次清醒过来总是在炕上。

    一开始还有愧疚感,时间久了,愧疚就少了。

    甚至

    “这不能怪我,是她自己生不出娃,我不能让老骆家的根在我这里断了,我没休了她就是好的了”

    “男人三妻四妾本来就是正常的,我没错”

    “她要是不许,那就是不贤惠”

    “劳资养着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再管东管西,信不信劳资马上让她滚回娘家去”

    “我穷,都是因为没有一个旺夫的老婆”

    旗袍女人趴在他的身边,嘻嘻笑,“是你老婆漂亮,还是我”

    骆刚嗤笑一声,“她讲给你端洗脚盆都不配。”

    “那你娶我呀。”

    “娶就娶,心肝儿,来。”

    炕上的话自然当不得真,骆刚喜欢旗袍女人的漂亮放得开,但他不会休了孙芳草的。

    他想,他娘也不会同意。

    佩儿提了几次,骆刚都应了,后来却没行动。

    她就明白了。

    这钩栏里出来的女人,最懂男人心,她不再提,反倒是停了之前一直在吃的药,又花钱调养了一下身体,她没受过寒,生活精致,很容易就怀上了。

    讲真。

    骆刚是不怎么好,人长得还挺小白,就是没钱。

    但她这样的,能找到什么好的。

    除了乞丐,三十六行她都接待过,只有骆刚好骗。

    关键,骆刚的老婆生不出娃。

    这是她最大的优势。

    谁不想从良。

    她年纪越发大了,这青春饭能吃几年找个长期饭票才是正经。

    一番设计,骆刚很容易就答应要接她回家。

    她窃喜。

    刚好,这房子也快租到期了。

    cpa728();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